上网课的张小贝

上网课的张小贝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红玛瑙

原创首发 红玛瑙

  (一)第一节网课
  “小贝——小贝——起床吃早饭——9:00上网课,别迟到了——”
  2020年2月10日早晨8:30,小学生张小贝还在做着梦。他梦见和江小龙在楼下运动场打乒乓球。江小龙的擦边球让他连输了几分。他挥起球拍,一阵猛扣,一连追了好几分。正想乘胜追击的时候,妈妈在厨房的呼唤声传进他的耳膜。
  “哎呀,妈妈——让我追平小龙了再叫醒我不行吗?我回回被他打败,就让我在梦里赢他一回吧。”
  “不行!今天第一次上网课,不能迟到。”
  “那……好吧……”小贝噘着嘴巴,嘟囔着开始穿衣服。
  居家隔离已经快二十天了,小贝每天写完作业后就站在阳台看楼下的运动场。篮球场没人,排球场没人,乒乓球台边也没有人,连平时一些跳广场舞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也不见了踪影。小区安静得让人压抑,甚至有点吓人。小贝常常看着看着就想起来以往和小龙打乒乓球的情景,眼前就浮现出小龙刁钻的擦边球,他得逞后的朗朗笑声也就在耳旁回响。
  “唉!新型冠状病毒啥时候能被消灭啊?疫情啥时候能结束啊?我们啥时候能出门啊?就是天天被小龙打败也乐意。”小贝边朝卫生间走,边自言自语。
  8:55的时候,小贝已经洗漱并吃完了早饭。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按照老师提供的网址,开始登录。
  转圈,继续转圈,电脑一直在转圈,就是不显现要学习的内容。
  小贝急了,他冲着厨房大声喊:“妈——妈——赶快过来看看,电脑咋回事?!上不了网啊!”
  妈妈三步并作一步跑过来,凑到跟前一看,电脑还在转圈。她以为是电脑出问题了,把电脑关机重启了一下,想着或许会有好转。
  “哎呀!妈——今天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语文课,我不能迟到的,得赶紧登录。”小贝急得攥着拳头、上下挥动胳膊。
  “你别急,妈妈不是在努力吗?”
  “电脑上不了网,你努力能起作用吗?急死人了——”小贝开始跺脚。
  爸爸听到母子俩的对话后也赶过来帮忙,还是上不去网。他拔了路由器,重新插好,再试,仍然不行。
  “干脆不用无线网了,直接插网线。”妈妈提醒道。
  爸爸立刻把网线插到笔记本上,再试,也不行。
  “我给班主任打电话问一下吧。”说着,妈妈就要拨打班主任的电话。
  小贝赶忙阻止妈妈说:“妈妈,你糊涂了?班主任正在直播上课,怎么接听你的电话?”
  “是啊,老师正在直播,咱们最好别打扰她,我问问其他家长吧。”
  妈妈点开家长群的同时就惊呼道:“哎呀呀!不是咱们一家上不去,好几个孩子都上不了网,一些登上去的孩子反映网卡得不行。”
  “我再试试吧。”爸爸急得一头汗,他用袖子擦了擦说。
  “妈妈,班主任的课马上就结束了,每门课只直播二十分钟。”小贝有些急躁地说。
  “别着急,等班主任下课了,我再问问啊。”妈妈安慰小贝,其实,她心里最着急。
  二十分钟过去了,班主任应该下课了,妈妈立即拨打班主任的电话。可是,电话一直忙线。
  妈妈的手机提示音不断,小贝问妈妈:“是不是同学都有意见?老师也真是的,不能保证效果,干嘛让人网上听课?搞得人白忙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如多睡一会儿呢。”
  “儿子,你着急情有可原,这样抱怨老师、抱怨学校就不对了。由于疫情,学校不能按时开学,没办法了才让学生在家上网课,停课不停学。可能今天上网课的学生多,网速慢了一些。我们给老师反映一下,看看有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妈妈盯着小贝说,眼神有点严肃,不像刚才那样,只是着急。
  “是啊,儿子,国家现在遇到困难了,咱们不应该挑剔这抱怨那。如果遇事总是这种态度,将来你就会养成一种求全责备的坏习惯。这种坏习惯会让你脱离集体,失去朋友和伙伴儿,成为一个孤独的人。抗日战争期间,为了躲避战火,国家临时决定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迁往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当时,那些学生历尽千难万险,长途跋涉赶到昆明,却发现等待他们的是极其简陋的校舍和宿舍,还漏雨透风、缺乏教学条件。可是,那些学生没有人抱怨,更没有人嫌弃。他们和老师一起,不但克服了各种困难,还顺利完成了学业,成长为对国家有用的优秀人才。虽然那些学生年龄比你大一些,他们当时的处境和你现在的情况相似,都是国难时期。你说是不是应该向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学习啊?”爸爸也感慨地对小贝说道。
  小贝低头不语了。
  “老师发通知了,我给你们念念啊。尊敬的各位家长、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反映的网速问题,经过学校领导紧急商议后决定:今天上午所有的直播教学内容将在今天下午4:00和晚上7:00各重播一次,请家长和同学们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上课时间。由于中小学都开始上网课了,网络有些拥堵。学校会和相关部门尽快沟通,力争尽早解决问题,请大家放心。非常时期,让我们众志成城,携手解决所有困难。诚祝所有家长和同学疫期安好!”
  “儿子,看看,学校和老师会设身处地为你们着想吧?有没有不好意思呢?”爸爸转过头,笑着问小贝。
  小贝冲爸爸妈妈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个呆萌表情,说:“我错了,老爸老妈——”爸爸妈妈一下子“哈哈”笑起来。
  第二天上网课的时候,网络就不再卡了。老师们图像清晰、声音洪亮,讲述的内容生动有趣。尽管每门课只有二十分钟,小贝觉得每节课都有新收获。
  “还是听老师讲一下理解得快。”小贝点着头,像个大人一样点评道。
  “你这儿子——”妈妈刮了一下小贝的鼻梁,母子俩都乐了。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农夫与财主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gushi/21271423139DD3H9062I3J8EG13JI.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