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死亡隧道

逃离死亡隧道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1999年10月刚过,弥漫欧洲大陆的冷空气让喜欢户外运动的人伤透了脑筋。好不容易在周末才逮住个好天气,库里奇,这位来自莫桑比克,现就读于利比庞克维亚农技学院的小伙子,就迫不及待地驱车前往200公里外的图盟克小镇去参加一年一度的葡萄酒节。
  午后,沐浴着暖洋洋的日光,库里奇驾着“姆贝特”越野吉普车兴奋地上了路。大约一个小时后;他已经穿行在基若卡亚山谷。如果驶过前方半山腰长达 450米的4号穿山隧道,再花上半小时,他就可以到达美丽的小镇了,说不定5点以前还能喝上醇香的葡萄酒呢。想到这里,库里奇提高了车速。
  就在吉普车驶至离隧道还有250米的时候,库里奇突然感到车身莫名其妙地晃了一下,但是瞬间又平稳下来。库里奇没有在意,心想:可能车轮轧上石块了。但是,片刻之后,意外的晃动再次神秘地发生。吉普车在路面上奇怪地做出一个“S”形滑行,险些撞到路边的隔离栏上。库里奇吓出了一身冷汗,一脚踩死了刹车,赶忙下车察看车况。奇怪的是,从发动机到车桥,竟然一切正常。
  库里奇满腹狐疑,忐忑不安地回到了驾驶室,又缓缓启动了吉普车。库里奇谨慎地控制着方向盘,并警惕地望着前方。在即将拐入隧道口的片刻,库里奇从后视镜中看到一辆客货两用“皮卡”尾行在身后时,他才轻轻喘了一口气。因为不管怎样,在这荒野的山谷中总算有个伴儿了。想到这,库里奇轻轻踩了一下油门,“姆贝特”快速蹿向隧道深处。
  但是,就在“姆贝特”刚刚驶过隧道三分之一处那根150米界桩时,库里奇突然感到车身猛烈颠簸起来,继而猛地一顿,差点把他从车窗里甩了出去。然后,吉普车就像个醉汉似的,歪歪斜斜地向右滑去。惊慌失措的库里奇死命地抓住方向盘,往左猛转。尽管这样,车桥的右前体还是擦上护坡的水泥墙面,伴着刺耳的磨擦声,进出十长串耀眼的火花。库里奇定睛一看,路面正在像变魔术一样断裂。还没等库里奇回过神来,大约八个米开外的隧道顶部轰然落地。“不好,隧道塌方!”库里奇急忙刹车,但厄运接踵而来。随着急促的刹车声,那辆尾随库里奇的“皮卡”正发疯似地朝他冲了过来……只听见一声闷响,库里奇便被巨大的冲击力狠狠地压向了方向盘,胸口的剧痛让他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库里奇吃力地睁开了眼腈。隧道里一片漆黑,灯光不知在何时全部熄灭于。前方隧道顶部的沙石不断掉落下来,发出骇人的响声。“必须逃出去!”惊魂未定的库里奇艰难地爬出了驾驶室。借助手电光,他惊恐地发现,坍塌下来的沙石已经死死地封住了前方的隧道口。转过身来,库里奇连忙摸向已严重变形的“皮卡”,透过已经扭曲的车窗,他看见头发蓬乱的司机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喂,老兄!醒醒!”十连几声,没有十点反应。库里奇焦急地伸手用力摇动司机的肩膀,发现司机已经死了。
  焦躁不安的库里奇知道,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此刻,他清楚,从原路退出去是惟一的出路。然而,库里奇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灾难便如狂潮般袭来。整个隧道陡然间猛烈地震动起来,隧道顶部的半饰材料和填充材料纷纷砸向地面。一时间,如同来自地狱的恐惧像毒蚁般吞噬着库里奇的心灵。与此同时,从隧道口外传来的莫名其妙的轰隆声,几乎瓦解了库里奇的一切求生愿望。可怜的库里奇惊恐万状地望着四周,仿佛看到了来自地狱的幽光。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海啸幸存者15天求生记
·下一篇文章:雪山上空的生死搏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ngxian/133141836568F8BK90F0D5I06CBB9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