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十四章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十四章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格里高利·罗伯兹

项塔兰 第十四章(1)
 “林先生,请进,请进。不,请坐这里,我们等你好久了。”阿布德尔?哈德汗挥手要我坐在他左手边。我在门口甩掉鞋子,另已有几双凉鞋和鞋子放在那儿。我按照哈德汗的指示,坐在那个长毛绒丝质坐垫上。房间很大,我们九个人围着矮大理石桌坐成一圈,只占去房间的一个角落,地板铺了乳白色五角光滑瓷砖。我们围坐的那个角落,还铺了方形伊斯法罕地毯。墙壁和拱顶状的天花板装饰了淡蓝色与白色的镶嵌画,呈现出云朵飘浮空中的效果。两座明拱连接这房间与宽阔的走道,三面下附座椅的观景窗可俯瞰种满棕榈树的庭院。窗框皆饰以雕柱,柱头上有*教宣礼塔状的圆顶,上头刻了*字母。哗哗作响的喷泉水声从窗外的庭院某处,传到我们的耳际。
   那是个气派而朴素的房间,唯一的家具是那张大理石矮桌和围着石桌、等距摆置在地毯上的九个坐垫,唯一的装饰是一幅画框,呈现以黑颜料和金叶绘贴而成、麦加大清真寺广场中央的石殿。但八名男子在那朴素简单的房间里或坐或斜躺,似乎很自在,而他们想要什么风格,当然可以自己全权作主,因为他们掌握了一个小帝国的财富与权力,一个作奸犯科的帝国。
   “林先生,有没有觉得清爽多了?”哈德拜问道。
   这座建筑位于董里区的纳比拉清真寺旁,我一来到这,纳吉尔立刻带我到设备齐全的大浴室。我蹲了马桶,然后洗了脸。在那个年代,孟买是全世界最脏的城市。它不只热,潮湿得让人浑身不舒服,在每年无雨的八个月份里,空气中还时时飘着肮脏的灰尘;灰尘落下,让每个无遮掩的表面都脏兮兮的。只要走在街上半小时,用手帕往脸上一抹,上头就会出现一条条黑污。
   “谢谢,是的。我来的时候觉得很累,但现在,因为礼貌接待和盥洗设备,我又恢复了精神。”我用印地语讲,绞尽脑汁想在这短短一句中传达幽默、见识与善意。人总是要到不得不结结巴巴说起别人的语言,才知道说自己的语言是人生何等的快事。哈德拜用英语说,让我如释重负。
   “请说英语,林先生。我很高兴你在学我们的语言,但今天我们想练练你的语言。在座每个人说、读、写英语的能力,都有一定的程度。拿我来说,我学过印地语、乌尔都语,也学过英语。事实上,我想事情时常不知不觉先用起英语,再用其他语言。我的好朋友埃杜尔,坐在你附近的那一位,我想,大概会把英语当作他的第一语言。而在座所有人,不管学到什么程度,都热衷学英语。这对我们至关重要。今天晚上我请你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让我们可以享受跟你——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说英语的乐趣。今晚是我们每月一次的谈话会,我们这一小群人要谈的是——慢着,我应该先介绍大家给你认识。”
   他伸出手,亲切地搭在他右手边老人的粗壮前臂上。那老人身材壮硕,身穿绿色灯笼裤和无袖长上衣,一身阿富汗传统打扮。
   “这位是索布罕?马赫穆德——林,介绍过后,我们都以名字相称,因为在座所有人都是朋友,对不对?”
   索布罕摇摆他花白的头,向我致意,冷冷探问的眼神盯着我,或许怕我不知道以名字相称所暗暗表示的敬意。
   “他旁边那位面带微笑的壮汉,是我来自白夏瓦的老朋友埃杜尔?迦尼。他旁边是哈雷德?安萨里,来自巴勒斯坦。他旁边的拉朱拜来自圣城瓦拉纳西,你有没有去过?没有?那你最好早点找个时间去看看。”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十五章
·下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十三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ngxian/13421114347I6E9FJDHICEHD5429GIE.htm


  相关内容

惊险小说《项塔兰》简介与推荐

本站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一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二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三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四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五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六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七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八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九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