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七章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七章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格里高利·罗伯兹

项塔兰 第七章(1)
“她是个很漂亮的*,”普拉巴克恳求道,“她很肥,而且肥在最重要、最要紧的部位。不管抓哪里,都可以让你满满握在手里。你会很兴奋,会很变态!”
  “很让人心动,普拉布,”我答,尽量忍住笑意,“但我实在没兴趣。我们昨天才离开村子,我的心仍在那里……我实在……没那个心情。”
  “心情没问题,巴巴。只要搞起来,你的坏心情很快就会变好,futt-a-futt!(真的快!)”
  “你说的或许没错,但我想到时候心情还是会一样。”
  “但她很有经验!”他哀求道,“那些人告诉我,光是在这个饭店,她就服务过上百个客人!我看过她,我直视她的眼睛,我知道她床上功夫一流。”
  “我不想找*,普拉布,不管她功夫多一流。”
  “但只要看到她,你就会迷上她。”
  “对不起,普拉布。”
  “但我跟他们说……你会去看她。只看就好,看又不会少块肉,林巴巴。”
  “不要。”
  “但是……你如果不去看她,我就拿不回订金。”
  “你付了订金?”
  “是啊,林。”
  “你付订金,让我跟女人在这饭店上床?”
  “没错,林。”他叹口气,举起双手,随即垂落至身体两侧,一副无奈的样子。“你在村子里待了六个月,六个月没跟女人搞,我想你一定很需要。如果你连偷偷看她一眼都不愿意,我的订金就泡汤了。”
  “好吧!”我叹了口气,学他做出无奈的动作,“就去看一眼,让你保住订金。”
  我拉上饭店房门,锁上,跟他一起走上宽阔的走廊。位于孟买北部奥兰加巴德的艾普萨拉饭店,已有百余年历史,是为服务另一个更辉煌的时代而建的。饭店房间挑高且宽敞,附设面朝热闹街道的露天阳台,房间的楣梁和天花板圆形花饰有着精致的细部;但家具的质量却很低劣,胡乱搭配,没有整体规划,走廊的地毯上也已磨出许多起毛球的破洞。油漆剥落,墙上有污渍,房价便宜。普拉巴克告诉我,回孟买的路上,就只有这地方可让我们快活一晚。
  我们在这楼层另一头的某个房间门外停下。普拉巴克兴奋得发抖,眼睛睁大得让人担心。
  我敲门。几乎同时,门打开。一名年约五十多岁的妇人站在门口,她身穿红黄纱丽,恶狠狠地瞪着我们。她身后的房间里有几个男人,那些人身扎多蒂腰布,头戴白帽,打扮类似普拉巴克村子里的农民,坐在地板上用餐,吃着木豆、米饭和拉饼,分量很多。
  那女人走进走廊,把门扣上。定定地看着普拉巴克。普拉巴克比她矮了整整一个头和肩膀,面对她恶狠狠的瞪视,他回以学校恶霸小跟班那种乖乖听命的表情。
  “看到了吧,林?”他小声说,眼睛仍看着她,“我跟你说的没错吧?”
  我看到的是个长得普普通通、有个球状鼻的大脸,嘴唇薄且不屑地撅起,让她的嘴活像个*进棒子的蛤蜊。脸上和脖子上的粉,厚得跟日本艺妓一样,让她那绷紧着脸的表情活像个恶棍。
  普拉巴克用马拉地语跟那女人讲话。
  “露给他瞧瞧!”
  她随即将纱丽往上拉,露出一大圈肥肥的肚子。她用她又短又粗的手指捏起一、两磅肉,再用力捏了捏,一边眉毛扬起,看着我,想得到我的赞美。
  普拉巴克发出轻轻一声呻吟,眼睛睁得老大。
  然后那女人突然一脸怒容,往走廊左右瞧了瞧,接着把上衣撩起几公分,露出又长又细的下垂*。她抓住*,朝我上下甩了好几次,同时向我眨眼,露出让人不解的奇怪表情。我毫无根据地猜测,那很可能是不怀好意、轻蔑的嘲笑。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八章
·下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六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ngxian/13421121228G3H2A9FIHC5AFG3B62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