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六章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六章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格里高利·罗伯兹


项塔兰 第六章(3)
土匪自大又过度自信,大摇大摆走进村子时,距日落只剩半个小时。土匪头子凶狠的恫吓还没讲完,拉朱已走出掩体,走向土匪,每走三步就开一枪。豁出性命的农民,从屏障后面纷纷掷出斧头、镰刀、小刀、棍棒和石头,立刻打死不少土匪。拉朱跨着大步,未曾停下,最后一颗子弹近距离射中土匪头子的胸膛,要了他的命。村民说,那家伙是死后才倒地的。
  其他负伤的土匪四散溃逃,从此没再出现。村民将土匪头子的尸体搬到贾姆内尔区警察驻所。所有村民口径一致:他们反抗土匪,混战之中,有一人遭土匪射死,却只字未提拉朱的名字。接受盛宴款待两天后,这群年轻人跟着普拉巴克回孟买。狂放、勇敢的拉朱,一年后死于酒吧里的斗殴;其他男孩当中,有两人死于类似的凶杀;还有一人因为犯了情杀罪,正在服长期徒刑。那男孩爱上女演员,嫉恨情敌,而将情敌杀掉。
  我会讲马拉地语后,村民把那场大战役跟我讲了许多次。他们带我到当初盖有掩体和双方厮杀的地点,重演当时的情景给我看,年轻男子常抢着要扮演拉朱。曾与村民并肩作战的那些年轻人,他们后来的际遇,在这故事里也占了同样吃重的角色。村民把他们每个人的不幸遭遇(从回乡的普拉巴克口中得知)当作这伟大故事的一部分来追述,来告诉我。而在这种种追述和津津乐道当中,每次讲到鲁赫玛拜时,村民都表现出特殊的爱戴和骄傲。她在葬礼时发表演讲激励人心,赢得了村民对她的爱戴与敬佩,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来扮演村中的公共角色。他们赞赏她的英勇,敬佩她的坚毅。最重要的是,他们欢喜地迎接她回到他们身边。经过与土匪的争斗,她走出了悲痛与绝望,回复她以往强势、精明、大笑的模样。在这个贫穷而简单的村子,每个人都清楚谨记,村子的宝藏是村民。
  在她那和蔼可亲的脸庞下,有了饱经沧桑的痕迹。脸颊高处的皱纹,是她用以将泪水留在眼眶的堤堰。每当她一人独处或专心工作时,那未明言、无法回答的疑问便让她丰满的红唇喃喃自语。坚定让她那带着反抗姿态的突出双下巴更显顽强。她的额头中央和两眉之间,总是浮现着浅浅的皱纹,仿佛她正在那些柔软的皱折里,思索那荒谬又可叹的人生道理:凡快乐必有其苦恼,凡财富必有其代价,凡生命必迟早要经受彻底的悲伤和死亡。
  我和鲁赫玛拜的友谊,在第一天早上就建立起来。那时,我在基尚屋外的绳床上睡得正酣。天刚亮,鲁赫玛拜赶着她的产乳水牛过来时,我还在呼呼大睡。其中一只乳牛被我的打呼声吸引,过来一探究竟。我感觉有湿湿的东西在摸我,让我喘不过气,吓得惊醒。我张开眼睛,赫然见到一只黑色大水牛,再次伸出粉红色的大舌头,要闷住我的脸。我吓得大叫,跌落床下,连爬带滚地往后退。
  看我出糗,惹得鲁赫玛拜哈哈大笑,但那是善意的大笑,率直、和善、没有嘲笑的意思。她伸手扶我起来,我抓住她的手,跟着她大笑。
  “Gaee!”她说,指着那只水牛,也点明了我该遵守的基本原则:如果我们俩要用言语交谈,该学外国话的那个人是我。
  她拿起玻璃杯,在黑色弯角巨兽的乳房旁蹲着,挤起牛乳。我看着牛乳直接喷进玻璃杯。她手法纯熟,注满杯子,将它端给我,同时用她红色棉披肩的一角擦了擦杯口。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七章
·下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五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ngxian/134211215218D7EB295I9992D7BD18J.htm


  相关内容

惊险小说《项塔兰》简介与推荐

本站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一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二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三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四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五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七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八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九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十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