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六章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六章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格里高利·罗伯兹


项塔兰 第六章(6)
村民察觉到我的不安,但不懂我为何不安,纷纷围过来,然后叫唤普拉巴克,接连问他好几个问题。
  “怎么了,林?村民被你搞得很不安。”
  “河水!河水涨得很快,就要把村子冲掉了。”
  普拉巴克微笑。
  “不会啦!林,不会啦。”
  “我跟你说真的!我亲眼看到,不是开玩笑,普拉布。那条可恶的河泛滥了。”
  普拉巴克把我的话翻给其他人听,众人都大笑。
  “你们全疯了?”我恼火地大叫,“不好笑!”
  他们笑得更大声,把我团团围住,伸手轻拍我、抚摩我,要安抚我的恐惧。他们大笑的声音里满是安慰人的话语和叹气。然后,普拉巴克带路,村民群众对我又是赶、又是拖、又是推,要我去河边。
  几百米外,河水汪洋一片,滔滔不绝,异常混浊,翻腾汹涌的波浪,一路摧枯拉朽,在河谷里奔腾。我们伫立在那里时,雨势加大了一倍,衣服和柔软的泥土一样湿漉漉。滚滚河水仍在上涨,如心跳般怦然重击,继续吞没陆地。
  “你看那些木桩,林,”普拉巴克以安抚的口气跟我说话,但听在我耳中却无比恼火,“那些木桩是淹水游戏桩。你还记得,有人把它们插进地里?萨提什、潘代、纳拉扬和巴拉特……还记得吗?”
  我的确记得。几天前,村里办了抽签。在一百二十张小纸片上依序写上1到120的数字,好让村里每个男子都能抽到签,然后将纸张放进名叫马特卡(matka)的陶制空水罐里搅混。男人排队一一抽签,然后把另一组同样数目的签放进罐里搅混。一名小女孩被选中,负责从罐子里抽出六个幸运号码。全村的人围观这仪式,为中签者高兴喝彩。
  中签的六名男子,有幸能将一米多一点的木桩打进土地。另外,村中三名最年长的男子不必抽签,就可以打木桩。他们选好插桩的地点,由年轻男子替他们将木桩打进土里。九根木桩全就定位后,系上小旗子,旗上写有桩主的名字,然后村民四散回家。
  那时,我在枝叶成拱的树荫下观看这活动,但我正忙着呢,根据每天在村里听到的拼音,翻看我那本小小的马拉地语字典。我没怎么注意那活动,也未特意去问那活动的目的。
  我们站在哗哗直下、让人麻木的雨里,看着河水缓缓近逼,普拉巴克跟我解释,那些木桩是淹水游戏的一部分,这游戏他们村里每年玩一次。村里三名最年长的男子和六名中签男子,得到预测水位上涨高度的机会。每根系着黄色丝旗的木桩,各代表桩主的预测水位。
  “有没有看到,那根系着小旗的木桩?”普拉巴克问,手指着离我们最远的那根木桩。“那一根差不多完了。明天或今晚,河水就会淹过那里。”
  他把跟我说的话翻译给众村民听,村民把体格粗壮的牧牛人萨提什推到人群前面。那根快要没顶的木桩就是他的,他腼腆地大笑,两眼低垂,接受友人善意的嘲弄,和年长男子的嘲笑。
  “而这一根,”普拉巴克继续说,指着最靠近我们那根木桩,“河水绝对碰不到这一根,河水绝不会超过这地方。老迪帕克海选这地方插桩,他认为今年雨季雨水会很多。”
  村民已兴味索然,慢悠悠地走回村子,只剩普拉巴克和我站在那里。
  “但……你怎么知道河水不会涨到这里?”
  “我们在这里定居很久了,林。桑德村有两千年的历史,隔壁的纳亭凯拉村更久,大概已经有三千年历史。离这里有段距离的其他地方,雨季时的确很惨,大闹水灾。但这里不会,桑德村不会。我们这条河从没淹到这么远,我想今年也不会,虽然老迪帕克海说会。每个人都知道河水会在哪里停住,林。”
  他抬起头,眯眼看那正卸下重荷的云。
  “但通常我们得等雨停,才出门看淹水游戏桩的情形。林,对不起,我衣服湿得难受,我得把骨头里的水全拧干才能进家门。”
  我直直盯着前面。他抬头再瞥了一眼翻腾的乌云,问道。
  “林,在你们的国家,你们不知道河水会在哪里停住吗?”
  我没回答。最后,他伸手拍了我的背几下,走开。我独自一人,凝视被雨水打得湿透的世界片刻,最后,我抬起头望着猛往地上倒水的天空。
  我在想另一种河流,流贯全世界每个人的河流,不管我们来自何处。那是条心河,心中的欲望之河。那是条纯净映现我们每个人的真实自我和真正成就的河流。我这辈子一直在战斗,始终处于随时准备为所爱和所恨而战斗的状态,而且是太好斗的地步。最后,我成为战斗的化身,我真正的本性被凶狠、敌意的面具所掩盖。我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就跟其他凶神恶煞一样,告诉别人“别跟我作对”。最后,我变得很会表达这种情绪,因此我时时刻刻都表现出”别跟我作对”的模样。
  在这村子,这不管用,没有人能理解我的肢体语言。他们不认识其他外国人,没有可供参考的对象。我板起严肃、甚至严酷的脸孔,他们大笑,带着鼓励之意轻拍我的背。不管我摆出什么表情,他们都当我是和气的人。我成了爱开玩笑的人,卖力干活、逗小孩笑、跟他们一起唱歌、跳舞、开心大笑的人。
  而我想,我那时候真是那样的大笑。他们给了我机会,让我能重新做人,能遵循那条内在的河流,成为我一直想成为的男人。就在我了解淹水游戏的木桩是怎么一回事的那一天,我独自站在雨中。不到三小时前,普拉巴克的母亲告诉我,她召集了村中的妇女开会:她决定给我取个新名字,像她那样的马哈拉什特拉人的名字。我住在普拉巴克家,会上因此决定我该以哈瑞为姓。基尚是普拉巴克的父亲、我的义父,按照传统,我应该以他的名字作为我的中间名。妇女团判定我性情平和开朗,鲁赫玛拜便决定以项塔兰为我的名字,意为和平之人或天赐平和的男子。妇女团也同意。
  那些农民把他们的木桩钉进我生命的土地里,他们知道那条河流止于我生命的什么地方,然后以新名字标示那地方:“项塔兰?基尚?哈瑞”。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在他们认定是我的那个男人的内心找到那名字,还是把那名字像许愿树一样栽种在那亩心田,期待它成长茁壮……不管是怎样,也不管他们是发现或创造了那平和,现在的我是在那时候诞生的——当我站在淹水木桩附近,昂首向天接受圣雨洗礼的时候。我慢慢地变成了项塔兰,一个更好的人,虽然,有点太迟了。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七章
·下一篇文章: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五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ngxian/134211215218D7EB295I9992D7BD18J.htm


  相关内容

惊险小说《项塔兰》简介与推荐

本站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一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二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三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四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五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七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八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九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


惊险小说《项塔兰》第十章

格里高利·罗伯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