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表(王海舰科幻小说)

神表(王海舰科幻小说)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海舰



  三、王洋让大炮发出的不是炮弹而是奶油面包,枪膛里射出的不是子弹而是巧克力
  回到家里,王洋把“黑铁饼”的事情告诉了爸爸。爸爸听了也觉得很解气。
  “不过,”爸爸说。“王洋!我觉得有点纳闷儿,那汽车是怎么突然一下子变成废铁的呢?”
  王洋忍不住在心里暗自好笑。嗓子眼儿里痒痒的,真想把神表的秘密说出来,也好在他们面前显呗显呗。不过王洋还是牢牢地记住神表里那个小人的话,这个秘密对谁也不能说。
  妈妈已经把饭做好了。今天吃的是馅儿饼。他们围坐在饭桌前。我打开电视机。这是他们家的习惯。吃饭的时候打开电视,一边聊天,一边看电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今天的馅儿饼好吃的恨,松软、绯红、肥厚。
  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联播。
  “王洋!你看,”爸爸突然指着电视说:“你不是说下午有一个歹徒在黄庄路口扎伤了一个民警吗?可是电视里却报道说是那个民警夺过歹徒的刀把歹徒扎了个半死”。
  “可是今天下午,我明明听到路边那个叔叔说,他亲眼看见是歹徒扎伤了那个民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王洋忽然想起下午回家的路上,曾经冒出警察扎伤歹徒的念头。会不会是神表使的招呢?
  想到这里王洋就坐不住了。王洋急忙起身走进房间,然后掩好门,迫不及待地摘下神表说:“神表啊,下午警察扎小偷的事儿,,是不是你使得招术?”
  “一点不错,这只是一点小意思。”小人在里面嘻嘻哈哈地说:“这算不上什么,我只是随便玩儿玩儿。”
  “真是想不到,你连这样的本事都有。你干得太漂亮了!太解气了!” 王洋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没什么,伸张正义嘛!人人有责,人人有责。”小人仍然在里面嘻嘻哈哈地说。
  王洋压抑着内心的兴奋走出房间,坐下接着吃饭。
  爸爸不解地问:“王洋,你吃着吃着饭突然走开干吗?”
  “没干什么。”王洋说。
  “我好像听见了你在屋子里说话。”
  “没有啊,我只是在哼歌。”
  “真有病!”妈妈有些不满地说。
  电视里在播国际新闻。伊科边境吃紧,美国向海湾派军。美军进占海地总统俯,以迎接流亡总统阿里斯蒂德回国执政。最后画面里出现波黑塞族武装向穆斯林控制区炮击的镜头,又有几十个平民被炸死炸伤。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儿躺在血地里,他被炸伤了一只胳膊,其状惨不忍睹。
  每当看到这样的镜头,王洋都会感到非常的愤懑。人类有时是多么的愚蠢啊!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耗费那么多的人力和物力来毁灭自己。尤其那些战争中的孩子,是多么的不幸啊!以前王洋曾经天真地想:如果那些用于战争的大炮,发出的不是炮弹而是香喷喷的奶油面包,那些残酷可怕的枪膛里射出的不是杀人的子弹,而是甜甜的巧克力豆,那该有多好!
  王洋心里忽然一动。这难道不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愿望吗?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想到这里,他急忙放下碗筷,心里把那个美好的愿望默默地说了一遍。于是,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电视画面里刚才还硝烟弥漫的两族阵地上,塞族人和穆族人已经欢呼着拥抱在了一起。那位漂亮的声音甜美的女播音员,用一种令人兴奋的声音报道:
  “现在,塞族武装的大炮里发出的不是炮弹而是香喷喷的奶油面包,穆族士兵那些残酷可怕的枪膛里射出的不是杀人的子弹,而是甜甜的巧克力豆。旷日持久的波黑两族战争就这样一日之间结束啦!”
  “不是我头晕眼花了吧?”妈妈奇怪地说道:“刚才还打得不可开交呢,怎么一转眼就抱到一块儿去了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爸爸也正在那里大惑不解。
  “因为人们最终还是不喜欢战争!”王洋笑道……


  原载北京优秀文学期刊《东方少年》1996年第3期
  作者简介:王海舰,自幼喜爱文学,1976年读高中时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96年加入北京作家协会。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盲女的气球花
·下一篇文章:一只金色的高跟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tonghua/18530101318330KG971KGDC9B0AD4B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