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大刀的武士(王海舰魔幻小说)

拿大刀的武士(王海舰魔幻小说)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海舰

  有一天,王洋的爸爸开着一辆崭新的桑塔纳牌儿轿车,带着王洋去一位朋友家做客。这位朋友住在北京城一条比较偏僻的胡同里。

  需要说明的是,这条胡同是一条死胡同。胡同尽头的墙上,有一幅很暗很旧的画像,是一位穿着古式盔甲的拿着大刀的武士画像。当爸爸的车刚刚拐进胡同的时候,汽车的灯光恰好照在对面的墙上,只见那武士一下子从墙上跳下来,跑到汽车前冲着爸爸和王洋叽里呱啦地大喊大叫。

  爸爸把车停下来。那个武士一头钻进了汽车,把刀架在了爸爸的脖子上,怒瞪着眼睛让爸爸把汽车开到铁枕头大街去。

  爸爸和王洋都被吓坏了。王洋萎缩在汽车的后座上浑身发抖。

  “铁枕头大街?”爸爸惊恐地说:“没——没有这么一条大街!”

  “怎么没有?这么有名的大街你会不知道?我看你是想死吧!”

  “想起来了,”爸爸假装想起来,“听说一百多年以前是有过这么一条大街,不过早就被拆除了。”

  “你胡说!我怎么不知道被拆除了。你给我马上去!”

  爸爸没有办法,只好把车倒出胡同,然后在城里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跑起来。

  过了一会儿,爸爸开始镇定下来了。他问道:“你到铁枕头大街去干嘛呢?”

  “我要去杀人!”武士愣愣地说。他的目光僵直阴冷。

  爸爸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为什么要去杀人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要杀人。如果实在找不到可杀的人,我就把你杀掉!”

  武士说着,晃动了一下手里的大刀。爸爸又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从反光镜里看看儿子,只见王洋萎缩在汽车的后座上浑身直哆嗦,好像马上就要哭出声来了。

  “我觉得很奇怪,你不是在墙上的一幅画上吗?怎么会变活了呢?”爸爸说。

  “你用大灯一照,我就变活了。”

  “可是,要想把整个身子字贴在墙上,是需要绝顶的轻功呀!你这么大的一幅块儿头,怎么能把身子贴在墙上呢?”

  爸爸说完这话,还故意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着武士。这使武士十分恼怒。他大声说:“我可是皇上身边的四品带刀侍卫。把身子贴在墙上,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可我还是很怀疑。你真的是用自己的轻功上的墙吗?我非常想看看你是怎样把身子贴在墙上的。”

  爸爸把车停在一堵院墙的前边。那个被爸爸激将得已经很是暴躁的武士,丝毫不假思索地跳下了汽车,轻身似燕的几步跨到墙根下,然后一跃身跳上了墙壁。

  “你看我是不是很容易的把身子贴在了墙上?”他得意地吼道。

  “一点不错,你是很容易的把身子贴在了墙上了。”

  说完,爸爸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突然关上了汽车的大灯。武士马上就不能动了。起先,武士还能大喊大叫,骂爸爸欺骗了他,可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他连嘴巴都张不开了。终于又变成了贴在墙上的一幅画像。

  第二天一早儿,王洋和爸爸就提了一桶白色的墙粉,来到武士画像前。因为爸爸怕到了晚上,那位司机一不小心用车灯照在武士画像上,使武士又复活了。从而给其他人带来了威胁。所以他们用白色墙粉把武士的画像给刷盖上了。

  在刷盖武士画像的时候,王洋仿佛觉得那个武士仍然在愤怒的瞪着他们,所以王洋一刷子上去,先把武士的眼睛给盖上了……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这一天,爸爸突然接到市容办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说有市民举报他,开着一辆桑塔纳轿车,带着一个小男孩儿,在某某街道的墙壁上乱涂乱画。市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他们是根据车牌号才查到了他的电话。市容办工作人员请他这两天到市容办来接受调查。

  爸爸按照市容办工作人员说的地址找到市容办。让爸爸没有想到的是,王洋和爸爸那天涂抹的墙壁,竟然是市容办的院墙。市容办的院墙是青灰色的,那块儿被白粉涂抹的地方显得十分刺眼。这也难怪,那天事情紧急,他根本来不及考虑颜色的问题。

  爸爸走进市容办接受调查。接待爸爸的工作人员是两位年轻漂亮的女士。她们说话轻声细语,但却一点也不客气。爸爸一脸赔笑,连连道歉。他说他不知道那天涂抹的院墙竟然是市容办的院墙。

  当爸爸把那天晚上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她们以后,她们俩个用奇怪的目光互相对视了好半天,然后又窃窃私语,其中一位开口说:“你以为你编排了这么一个离奇的故事,我们就会相信你了吗?你就会躲过这次处罚了吗?告诉你吧,下面你要做的就是把外面那片墙面恢复原状,同时还要接受罚款!”

  “我愿意接受你们对我的处罚。但是,我不能接受你们说我在编排故事。那天的事情确实发生了!那个武士就是这样把大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让我把他带到铁枕头大街 。他说他要到铁枕头大街去杀人!”

  爸爸这样说着,还不停的作着各种手势。两位女工作人员明显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再听爸爸胡扯。她们想尽快结束这次谈话。

  “好吧,我们相信你说的是真事儿。现在请你看一下处罚决定书。如果没有什么意见的话,就请在这张送达回证上签字吧!”

  爸爸在处罚决定书上粗略的浏览了一下,然后掏出签字笔在送达回证上签了字。他从她们那难以掩饰的嘲弄的目光里,看出她们在敷衍他。她们根本不相信他说的是真实的事情。

  他走出市容办的大门,往左手走过去,顺着市容办青灰色的外墙,走到用白色墙粉封盖武士的那一段墙壁前。他的心里不免有些害怕,仿佛那个拿着大刀的武士随时可能撕开那片遮盖他的白色墙皮,跳出来拿着大刀追赶路人。

  现在,他需要抓紧时间,找来一点和这段外墙一样的青灰色墙粉,把那片白色墙粉覆盖上。幸而找到这样的青灰色墙粉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儿。当他找到青灰色墙粉转回来,举手刚要刷那片白墙时,脑子里忽然又出现了一个念头。

  他觉得应该在覆盖之前,先刮下一小片白色墙粉,露出一点武士的衣角或是其他什么部位,然后把那两个工作人员叫出来,让她们好好看一看,告诉她们他并没有编排故事。要让她们知道他为什么在这段青灰色的墙壁上,刷了一片白色的墙粉。这样想着,他就摸出来一把小刮刀。

  他先刮了一小片白墙粉,并没有露出武士的衣角。他又刮掉一大片,还是什么都没有。最后他刮掉所有白色墙粉,那里只有青灰色的墙体。哪里有武士的影子?

  他急匆匆开着车,重又来到那天来过的胡同。这一次他没有把车开进胡同。他生怕那天的事情再次发生。他把车停在了胡同外的大街上,徒步走到胡同尽头的那堵墙前。

  大白天里,他把胡同尽头那堵断墙看得十分清楚。那堵断墙上什么也没有。只有长久失修的破碎墙体,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青砖。

  他转过身来到朋友家的门前。那天他约好到朋友家来做客,他和王洋已经到了朋友家的门前,可是在这条胡同里却发生那么一件可怕的事情,所以他未能赴约。

  现在他的朋友不在家。

  他悻悻地走出胡同。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翻出朋友单位的电话号码,拨通了朋友单位的电话,希望能在单位找到朋友。他太希望见到这位朋友了。

  电话拨通了。朋友在电话那头边劈头盖脸的报怨起来。看样子那天的失约朋友余怒未消。爸爸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和今天的事情一股脑告诉了朋友。可是朋友的对话让王洋的爸爸几乎崩溃了。

  “你小子又在编故事。你在说什么呢,这几天没少喝吧?我们胡同里头那堵墙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武士的画像……..”

 

  发表在《东方少年》1995年第9期
  作者简介:王海舰,自幼喜爱文学,1976年读高中时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96年加入北京作家协会。


·上一篇文章:《月亮河的传说》
·下一篇文章:魔镜里的奇遇(王海舰中篇魔幻小说)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17822104451B7GED2559J8A29GEGKK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