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宾逊漂流记》【第三章】(1)

《鲁宾逊漂流记》【第三章】(1)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丹尼尔·笛福

首先,我感到目前居住的地方不太合适。一则因离海太近,地势低湿,不大卫生;二则附近没有淡水。我得找一个比较卫生,比较方便的地方建造自己的住所。

我根据自己的情况,拟定了选择住所的几个条件:第一,必须如我上面所说的,要卫生,要有淡水;第二,要能遮荫;第三,要能避免猛兽或人类的突然袭击;第四,要能看到大海,万一上帝让什么船只经过,我就不至于失去脱险的机会,因为我始终存有一线希望,迟早能摆脱目前的困境。

我按上述条件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地点,发现在一个小山坡旁,有一片平地。小山靠平地的一边又陡又直,像一堵墙,不论人或野兽都无法从上面下来袭击我。在山岩上,有一块凹进去的地方,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山洞的进口,但实际上里面并没有山洞。

在这山岩凹进去的地方,前面是一片平坦的草地,我决定就在此搭个帐篷。这块平地宽不过一百码,长不到二百码。

若把住所搭好,这块平坦的草地犹如一块草皮,从门前起伏连绵向外伸展形成一个缓坡,直至海边的那块低地。这儿正处小山西北偏北处,日间小山正好挡住陽光,当太陽转向西南方向照到这儿时,也就快要落下去了。

搭帐篷前,我先在石壁前面划了一个半圆形,半径约十码,直径有二十码。

沿这个半圆形,我插了两排结实的木桩;木桩打入泥土,仿佛像木橛子,大头朝下,高约五尺半,顶上都削得尖尖的。

两排木桩之间的距离不到六英寸。

然后,我用从船上截下来的那些缆索,沿着半圆形,一层一层地堆放在两排木桩之间,一直堆到顶上,再用一些两英尺半高的木桩插进去支撑住缆索,仿佛柱子上的横茶。这个篱笆十分结实牢固,不管是人还是野兽,都无法冲进来或攀越篱笆爬进来。这项工程,花了我不少时间和劳力,尤其是我得从树林里砍下粗枝做木桩,再运到草地上,又一一把它们打入泥土,这工作尤其费力费时。

至于住所的进出口,我没有在篱笆上做门,而是用一个短梯从篱笆顶上翻进来,进入里面后再收好梯子。这样,我四面都受保护,完全与外界隔绝,夜里就可高枕无忧了。不过,我后来发现,对我所担心的敌人,根本不必如此戒备森严。

我又花了极大的力气,把前面讲到的我的全部财产,全部粮食、弹药武器和补给品,一一搬到篱笆里面,或者可以说搬到这个堡垒里来。我又给自己搭了一个大帐篷用来防雨,因为这儿一年中有一个时期常下倾盆大雨。我把帐篷做成双层的;也就是说,里面一个小的,外面再罩一个大的,大帐篷上面又盖上一大块油布。那油布当然也是我在船上搜集帆布时一起拿下来的。

现在我不再睡在搬上岸的那张床上了,而是睡在一张吊床上,这吊床原是船上大副所有,质地很好。

我把粮食和一切可能受潮损坏的东西都搬进了帐篷。完成这工作后,就把篱笆的出入口堵起来。此后,我就像上面所说,用一个短梯翻越篱笆进出。

做完这些工作后,我又开始在岩壁上打洞,把挖出来的土石方从帐篷里运到外面,沿篱笆堆成一个平台,约一英尺高。这样,帐篷算是我的住房,房后的山洞就成了我的地窖。

这些工作既费时又费力,但总算一一完成了。现在,我再回头追述一下其他几件使我煞费苦心的事情。在我计划搭帐篷打岩洞的同时,突然乌云密布,暴雨如注,雷电交加。在电光一闪,霹雳突至时,一个思想也像闪电一样掠过我的头脑,使我比对闪电本身更吃惊:"哎哟,我的火药啊!"想到一个霹雳就会把我的火药全部炸毁时,我几乎完全绝望了。因为我不仅要靠火药自卫,还得靠其猎取食物为生。当时,我只想到火药,而没有想到火药一旦爆炸自己也就完了。假如真的火药爆炸,我自己都不知道死在谁的手里呢。

这场暴风雨使我心有余悸。因此,我把所有其他工作,包括搭帐篷、筑篱笆等都先丢在一边。等雨一停,我立刻着手做一些小袋子和匣子,把火药分成许许多多小包。这样,万一发生什么情况,也不致全部炸毁。我把一包包的火药分开贮藏起来,免得一包着火危及另一包。这件工作我足足费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火药大约有二百四十磅,我把它们分成一百多包。至于那桶受潮的火药,我倒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危险,所以我就把它放到新开的山洞里;我把这山洞戏称为我的厨房,其余的火药我都藏在石头缝里,以免受潮,并在储藏的地方小心地作上记号。

在包装和储藏火药的两星期中,我至少每天带槍出门一次。这样做可以达到三个目的:一来可以散散心;二来可以猎获点什么东西吃;三来也可以了解一下岛上的物产。第一次外出,我便发现岛上有不少山羊,使我十分满意。可我也发现这于我来说并非是件大好事。因为这些山羊胆小而又狡猾,而且跑得飞快,实在很难靠近他们。但我并不灰心,我相信总有办法打到一只的。不久我真的打死了一只。我首先发现了山羊经常出没之地,就采用打埋伏的办法来获取我的猎物。我注意到,如果我在山谷里,那怕它们在山岩上,它们也准会惊恐地逃窜;但若它们在山谷里吃草,而我站在山岩上,它们就不会注意到我。我想,这是由于小羊眼睛生的部位,使它们只能向下看,而不容易看到上面的东西吧。因此,我就先爬到山上,从上面打下去,往往很容易打中。我第一次开槍,打死了一只正在哺小羊的母羊,使我心里非常难过。母羊倒下后,小羊呆呆地站在它身旁;当我背起母羊往回走时,那小羊也跟着我一直走到围墙外面。于是我放下母羊,抱起小羊,进入木栅,一心想把它驯养大。可是小山羊就是不肯吃东西,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它也杀了吃了。这两只一大一小的山羊肉,供我吃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我吃得很剩我要尽量节省粮食,尤其是面包。

住所建造好了,我就想到必须要有一个生火的地方,还得准备些柴来烧。至于我怎样做这件事,怎样扩大石洞,又怎样创造其他一些生活条件,我想以后在适当的时候再详谈。

现在想先略微谈谈自己,谈谈自己对生活的看法。在这些方面,你们可以想像,确实有不少感触可以谈的。

我感到自己前景暗淡。因为,我被凶猛的风暴刮到这荒岛上,远离原定的航线,远离人类正常的贸易航线有数百海里之遥。我想,这完全是出于天意,让我孤苦伶仃,在凄凉中了却余生了。想到这些,我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有时我不禁犯疑,苍天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所创造的生灵,害得他如此不幸,如此孤立无援,又如此沮丧寂寞呢!在这样的环境中,有什么理由要我们认为生活于我们是一种恩赐呢?

可是,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立刻又有另一种思想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并责怪我不应有上述这些念头。特别有一天,当我正带槍在海边漫步时,我思考着自己目前的处境。这时,理智从另一方面劝慰我:"的确,你目前形单影只,孑然一身,这是事实。可是,你不想想,你的那些同伴呢?他们到哪儿去了?你们一同上船时,不是有十一个人吗?那么,其他十个人到哪儿去了呢?为什么他们死了,唯独留下你一个人还活着呢?是在这孤岛上强呢,还是到他们那儿去好呢?"说到去他们那儿时,我用手指了指大海——"他们都已葬身大海了!真是,我怎么不想想祸福相倚和祸不单行的道理呢?"这时,我又想到,我目前所拥有的一切,殷实充裕,足以维持温饱。要是那只大船不从触礁的地方浮起来飘近海岸,并让我有时间从船上把一切有用的东西取下来,那我现在的处境又会怎样呢?要知道,像我现在的这种机遇,真是千载难逢的。假如我现在仍像我初上岸时那样一无所有;既没有任何生活必需品,也没有任何可以制造生活必需品的工具,那我现在的情况又会怎么样呢?"尤其是,"我大声对自己说,"如果我没有槍,没有弹药,没有制造东西的工具,没有衣服穿,没有床睡觉,没有帐篷住,甚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身,我又该怎么办呢?"可是现在,这些东西我都有,而且相当充足,即使以后弹药用尽了,不用槍我也能活下去。我相信,我这一生决不会受冻挨饿,因为我早就考虑到各种意外,考虑到将来的日子;不但考虑到弹药用尽之后的情况,甚至想到我将来体衰力竭之后的日子。

我得承认,在考虑这些问题时,并未想到火药会被雷电一下子炸毁的危险;因此雷电交加之际,忽然想到这个危险,着实使我惊恐万状。这件事我前面已叙述过了。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鲁宾逊漂流记》【第三章】(2)
·下一篇文章:《鲁宾逊漂流记》内容简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1810281439574C721D5H0C6IF8970C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