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九)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九)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泽彦

  第十七章 孤岛脱险
  
  龙飞儿走出山林,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开阔的原野,浩瀚无边。他长舒一口气,感觉心胸顿时如原野般开阔起来,便找到一个小陡坡,坐在上面眺望着远方。风影站在他旁边,不时地用爪子扒着枯草丛,不知是寻找食物还是玩耍。龙飞儿掏出两块兔肉,生的给风影,熟的自己吃。
  填饱了肚子,也休息得差不多了,龙飞儿准备起身赶路。突然,他发现,自原野的尽头,一个白色的亮点在飞奔,亮点的后面是一条长长的灰黄色的线。龙飞儿弄不清亮点是什么东西,又怎么会扯出长长的灰黄色的线,便坐在那里仔细观察。亮点缓缓地朝他坐的方向移动。过了一会儿,那亮点逐渐扩大,变成了一只正在奔跑的猫或狗之类的动物。
  龙飞儿心头一惊:会不会是一只雪白的狐狸?要是来为火狐报仇的该怎么办?
  风影也正在警觉地观察远方那只正在奔跑的神秘动物。龙飞儿转过头问:“风影,那只正在奔跑的是不是狐狸?”他知道风影的视觉极为灵敏。
  风影摇摇头。
  龙飞儿这才放下心来。
  再定睛观察一会儿,龙飞儿惊奇地发现,那是一匹正在飞奔的白马!它身后长长的灰黄色的线,原来是它快速奔跑时裹挟起的尘土。龙飞儿第一个念头便是想到了他的雪狐。
  距离越来越近,龙飞儿确认出,那正是他日夜思念的雪狐,没有别的马能如此矫健优美!
  龙飞儿高兴得蹦了起来,双手高高地举起来摇摆着,嘴里高声喊着:“雪狐!雪狐!”
  雪狐听到主人的呼唤,仰天欢叫几声,甩开四蹄更加迅速地驰骋而来。
  风影有些莫名其妙地瞅瞅龙飞儿,再瞅瞅雪狐,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雪狐距离龙飞儿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龙飞儿奔跑过去,紧紧地抱着雪狐的头,用手轻轻抚摸着它那光亮的鬃毛,嘴里呢喃着:“雪狐……你可让我想死了……”眼中欣喜的泪水滴到雪狐的头上。雪狐同样是高兴万分,用嘴轻轻地拱着主人的怀抱。
  与雪狐亲热了老半天,龙飞儿这才想起介绍雪狐与风影相互认识。雪狐友好地走到风影跟前,先是用鼻子嗅一嗅,而后拿舌头去舔风影的翅膀。风影出其不意地在雪狐的嘴上轻轻啄了一下,吓得雪狐赶紧躲开。其实这是风影表示友好的举动。
  龙飞儿用关爱的目光打量着雪狐,发现它有些瘦了。突然,龙飞儿看到雪狐的脖子底下用绳拴着一封信。他好奇地解下来一看,原来是刘少爷的亲笔信。他在信中写道:“小壮士:上次在丛林中咱们化敌为友,你割爱将雪狐馈赠于我,我不胜感激。你我分别后,我反复琢磨你与我比马之时和你在县衙大堂上的慷慨陈词及日常的侠义之举,闭门思过多日,终于悟出做人与求学之真谛。此后,我改变往日之顽劣秉性,整日闭门读书,准备两年后考取功名,为百姓多做好事。日常,我也劝爹重新做人,秉公办事,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如今,他在百姓中口碑甚佳,深受拥戴。
  自你将雪狐赠予我后,尽管它很驯顺,但我观察到,它情绪低落,黯然神伤,恐是思念故主所致。故我修书一封,让它去寻你,相信它定能寻到你。亦相信以壮士之侠肝义胆,定能得到好报。”
  看完信,龙飞儿颇感欣慰,很为刘氏父子高兴。
  龙飞儿让雪狐吃了些枯草后,便翻身上马,在原野中驰聘。风影在空中盘旋着相随。偶尔,它又贪图享受般落到雪狐的背上,让龙飞儿抱着它尝尝骑马的滋味。
  
  春暖花开的时候,龙飞儿一行来到了大海边。
  辽阔无垠的大海湛蓝一片。海浪翻卷着,涌动着,气势磅礴,撼人心魄。
  龙飞儿头一次看到大海,他被大海的博大与美丽所吸引。他赤脚走在沙滩上,让海浪轻轻荡涤着裸露的小腿,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惬意。
  雪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尽情享受着娇嫩的青草。风影在空中盘旋着寻觅捕猎对象。
  龙飞儿在沙滩上一块椭圆形的大石头上躺下来,懒洋洋地晒太阳,没用多长时间便呼呼入睡。
  风轻轻地吹着,夹杂着咸腥味。海鸟欢快地飞翔着,发出快乐的叫声。
  龙飞儿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掉进大海里,冰凉的海水吞噬着他,他缓缓地沉入水底。龙飞儿惊叫着醒来,确实感到手脚被冰冷的海水浸泡着,身边是真真切切的海浪声。他下意识地伸手摸摸旁边,竟然真的是涌动的海水!龙飞儿懵了,他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龙飞儿真正清醒过来。他惊恐地坐起来,发现自己正被他在上面睡觉的大石头驮着,在大海里缓缓地往东南方向漂去。回头看看岸边,雪狐依然在啃草,风影不知飞到哪里觅食去了。龙飞儿大声喊道:“雪狐!雪狐!快来救我!”
  听到喊声,雪狐飞奔到海边的浅水中,急切地嘶鸣着,用蹄子奋力拍击着海水。它只能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主人在海里漂着,因为它不会游泳。它也弄不明白主人为什么会漂到海里。
  龙飞儿又绝望地打了声呼哨。
  风影迅疾地飞来,围着龙飞儿盘旋着,尖叫着。但它同样束手无策,只能跟着龙飞儿盘旋。
  龙飞儿彻底绝望了。他欣赏这美丽的大海,但他也惧怕这浩瀚的大海,因为他不会游泳,涌动的海浪和深不可测的海水令他心惊胆颤。
  恐惧如这涌动的海水充斥着龙飞儿的内心。他惊恐地观察着周围,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掉到海里。突然,龙飞儿发现,在他坐着的巨大圆石的前面两侧,分别有一个鳍状的爪子正在划水。而石头的正前方,有一个粗壮的乌龟头。龙飞儿这才明白,他当初躺在上面睡觉的不是圆石,而是一只在沙滩上缩着头晒太阳的巨大的海龟!
  后悔已没用,龙飞儿已被驮到海里。但他十分痛恨这只可恶的海龟。就算是他冒犯了它躺在它的背上睡觉,大不了咬他一口也行,那也不至于把他驮到海里呀!
  龙飞儿攥紧拳头狠狠地朝龟背砸下去,接着,自己“哎呦” 叫着,呲牙咧嘴地甩着手——海龟啥感觉没有,他倒是把自己打痛了。龙飞儿气急败坏地喊:“臭海龟!死海龟!你赶快把我送回去!”
  然而,任龙飞儿如何喊叫,海龟照样不紧不慢地往前游去。龙飞儿急坏了,用脚去踹龟背。
  也许是龙飞儿惹怒了海龟,只见它缓缓地下沉,海水便缓缓地浸没着龙飞儿,待海水没到他的嘴边时,又腥又咸的海水差点儿呛死他,“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龙飞儿不敢站起来,怕脚下失衡掉到海里。
  海龟又缓缓地浮上来,还回过头颇为得意地瞅了龙飞儿一眼。
  龙飞儿大声咳嗽着,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他气得眼睛鼓鼓的,但不敢再对着海龟发脾气,怕海龟再沉下去让他喝海水,更怕海龟被惹怒了将他掀到海里去。他不知道海龟到底要把他驮到哪儿去,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龟背上。从目前的情况看,他只有听天由命了。
  海龟驮着龙飞儿渐渐靠近海中的一座孤岛。到了岸边的浅水处,海龟停了下来。龙飞儿不知道这岛上是否有人,是否能生存下去,一旦上去,以后永远呆在这四面环水的孤岛上不就完了吗?于是,他赖在龟背上不肯下来,乞求海龟说:“海龟啊,我叫你龟爷爷了,我给你磕头了,求你发发善心把我驮回去好不好?求求你了!”说着,就跪在龟背上磕起头来。海龟并不理会,轻轻地一掀背,龙飞儿就掉到浅水里。海龟掉转头,扬长而去。
  龙飞儿站在浅水中用脚使劲踹着海水,指着远去的海龟大声喊道:“你这个龟孙子,下次让我看到你,必定宰了你!”
  喊也罢,骂也罢,此时都不会起什么作用。龙飞儿对着大海猛打了几个寒颤。他的全身湿漉漉地往下淌着水。他走到岸边的草丛中,把衣服脱下来,哆哆嗦嗦地拧着衣服上的水,嘴唇冻得发紫了。他边拧水边哆嗦着嘴唇骂海龟:“龟……龟……孙子……龟孙……子……”
  突然,龙飞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窸窣声。他急忙转过头,发现后面有两个人正端枪朝着他悄悄地走过来。
  龙飞儿匆匆忙忙抖开裤子想穿,他认为目前最重要的该是先遮羞。
  那两个人说话了:“别动,把手举起来!”
  龙飞儿停下来,用哀求的眼光看着那两个人说:“那也……那也得等……等我……穿上……裤子……”
  对方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龙飞儿说:“我看不必了吧,你又不是女孩子,光着腚在岛上遛遛,不是挺好吗?”
  龙飞儿又气又羞,涨红着脸拿衣服遮着下体,在那两个人的枪逼之下,缓缓地往前走去。风影在空中盘旋着,哀鸣着。没有龙飞儿的命令,它不敢轻举妄动,它知道那两个人手中枪的厉害。
  岛上风光秀丽,景色怡人。树木葱茏苍翠,小草娇嫩碧绿。各种不知名的花儿在海风的吹拂下摇曳起舞。还有那奇形怪状的礁石,在绿色的背景中突兀峭立。
  龙飞儿无心欣赏岛上秀丽的风光。海风在他周身吹出细密的鸡皮疙瘩。
  到了岛的一角,面前出现了一片礁石峰。那两个人前面一个带路,后面一个押着龙飞儿,沿着凹凸不平的礁石,艰难地爬到礁石峰半腰处,然后来到一个礁石洞口。洞口有一个持枪的哨兵把守,见龙飞儿他们过来,面部毫无表情地站在那里。进入洞中,越往里走里面越开阔。最后,龙飞儿被带到了一个大洞中。如果说刚才走的礁石洞是一个长走廊的话,那么这个大洞应该算是走廊旁边的一个大房间。走进其中,洞周围点着十几盏灯。令人奇怪的是,在这样一个简陋的洞穴中,日常用品却异常丰富,应有尽有。在洞的一角放着的那张极为考究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正在津津有味地用烟枪吸大烟的人。
  见龙飞儿他们进来,躺在床上的人依然一动不动地吸着大烟,只是半睁着眼睛瞟了龙飞儿一眼,有气无力地说:“这小子是谁?”
  带龙飞儿进洞的那两个人说:“老大,这小子是从西面过来的,怕是有什么来头。”
  老大不再说话,只是懒洋洋地抽着大烟。龙飞儿和那两个人静静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等把大烟抽光了,老大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从床上下来,精神抖擞地来到龙飞儿面前,上下打量一番,问:“你们两个怎么能让这小子赤身裸体地来见我?到外面让他穿上衣服!”
  再被带回洞里的时候,龙飞儿发现老大坐在一把太师椅上。
  龙飞儿被那两个人摁着跪在地上。
  老大问:“你小子要说实话。你是怎么到这岛上的?来干什么?是谁派你来的?”
  龙飞儿说:“不是我要来的。我躺在沙滩上睡觉,被一只大海龟驮过来的。”
  老大瞪大眼睛,怒斥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会相信你瞎编的什么海龟驮你过来?快说实话。要不,我把你扔到海里喂鱼!”
  龙飞儿即使长一千张嘴也无法辩解。无论他怎么解释,老大都不可能相信。因为在常人看来,龙飞儿说的确实象童话故事般令人难以置信。
  老大走上前,薅着龙飞儿的脖领子,对准他的脸便是“叭!叭!”两巴掌,然后对那两个人说:“这小子弄不好是个探子。干脆今夜别给老虎喂食了,明天把他扔到老虎笼子里去!”
  龙飞儿两眼直冒金星,腮帮子火辣辣地痛。那两个人给他戴上手铐子和脚镣子,押着他走出礁石洞,来到外面转了一圈,将龙飞儿押到另一个礁石洞口。洞口处有一扇铁栏杆做的门,上面挂着锁头。洞口有一个持枪哨兵。
  带龙飞儿来的两个人趴在哨兵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哨兵打开铁门,那两个人押着龙飞儿往里面走。
  龙飞儿脚步迟缓地往洞中走去。洞里黑乎乎的,阴暗而且潮湿,迎面扑来一股股咸腥味和臊臭味。
  突然,龙飞儿听到洞里传出一片“叮叮当当”的金属碰击声。定睛看去,他看到了许多个闪亮的光点。待那些光点缓缓走近,这才发现原来是一群蓬头垢面、同他一样戴着手铐与脚镣的人。
  见洞里新来了一个同伴,那些人显得极为友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嘛!
  那两个持枪人将龙飞儿的双手吊起来——可能觉得龙飞儿是重犯,因而对他管得格外严。
  洞里关押着七八十人。听这些人介绍,那些持枪的人全部是海盗。那个老大就是海盗们的头领,绰号叫“大灰鲨”。海盗们拥有十几艘船,配备有先进的武器,专门在海上抢劫商船和渔民。一旦被他们劫掠,定是悲惨至极,货物被抢,人被杀死。海盗们还经常和外国的海盗勾结,不仅劫掠海上的船只,而且还做些烟土之类的贸易。海盗们的枪支就是从外国海盗那里购来的。
  龙飞儿疑惑地问:“那你们这些人怎么当时未被杀死,却被关在这洞里?”
  这些人说:“嗨!还不如当时被杀死也就算了。如今被关进洞里,莫不如死了的好!”
  龙飞儿问:“那又是为何?”
  他们说:“我们被关在这里,是专门用来祭海神的。海盗们专门从劫掠的船只中挑选出童男,也就是未婚的青少年,然后在每次出海抢劫前举行盛大的祭海神仪式,每次都要将一名童男扔进海中,以求海神保他们平安。”
  龙飞儿瞅着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童男们,内心一阵酸楚:他们正处在人生的花季,遇到这群海盗后却要被用来祭海神,罪孽啊!如果真的有海神,该把那群十恶不赦的海盗们吞了才对!
  被囚禁的同伴们问龙飞儿是否也是被劫来的。龙飞儿便实话实讲。谁知同伴们同样不相信,疑惑地连连问龙飞儿:“真有这等事?别唬我们啦!”龙飞儿便连连辩解:“真的,事已至此,已没必要对你们撒谎。我确实未曾想来这岛上,确实是被那龟孙子驮过来的。”
  众同伴连连摇头。好在他们并不在乎,因为龙飞儿对他们无丝毫威胁。
  听说大灰鲨明日要将龙飞儿投入虎笼中,同伴们惊恐万状。他们向龙飞儿介绍,前些天,海盗们不知从何处运来十几只老虎和十几只狗熊,分别装入特制的大铁笼子里。前几日,海盗们劫来一名青年,只因他对着大灰鲨啐了一口,大灰鲨便命人将他扔入虎笼中。当时,大灰鲨令海盗押着他们在旁观看,意在杀一儆百,使他们老老实实地呆在洞中,别琢磨逃跑之类的事。
  同伴们回忆起当时的血腥场面,依然心有余悸:“太可怕了。人被扔进虎笼,一眨眼工夫,便只剩一堆白骨了。”
  龙飞儿吓出一身冷汗。他不敢去想明日自己被扔进虎笼时的情景。整整一夜,他都是在极度的恐惧之中度过的。
  第二天上午,龙飞儿和同伴们被海盗押解着走出石洞,沿着崎岖的礁石小道往东走去,没多远便来到一处平地上。两个巨大的铁笼子立在那里。笼子是全封闭的,顶部是一个方形的大铁盖,四周除侧面留有一道铁门外,其余的全是铁栏杆。一个装着老虎,一个装着狗熊。龙飞儿看到笼子里的十几只老虎正在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
  笼子的旁边,大灰鲨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后面站着约五六十名海盗。笼子的另一边,众同伴被海盗押解着站在那里。
  龙飞儿被摁着跪在大灰鲨跟前。他浑身筛糠般抖动着,感到心脏快要蹦出胸腔,周身瘫软无力。
  大灰鲨看出了龙飞儿的恐惧。他轻呷了一口茶,然后不紧不慢地说:“在你临死之前,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是怎样来到这岛上的?你来干什么?谁派你来的?若不从实招来,恐怕要喂老虎了!”
  龙飞儿的头脑一片混乱,始终萦绕着群虎吞人的血腥场面。他只听到耳边一片嗡嗡声,难以听清楚大灰鲨说的是什么。当大灰鲨再重复一遍后,他这才抽搐着脸抖动着嘴唇说:“是……海龟……海龟……”此时,他已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大灰鲨大怒:“你这小子,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真是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来人,把他丢到虎笼子里!“
  两个海盗卸下龙飞儿的手铐和脚镣,架着他往虎笼走去。龙飞儿已站不起来,双腿软软地拖在地上。
  来到虎笼跟前,烦躁不安的老虎们用爪子扒着铁栏杆,显得急不可耐。海盗踩着梯子把龙飞儿架到顶部,打开了铁门。
  在旁边观赏的海盗们紧张而兴奋地等待着血腥场面的出现。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些丧失人性的刽子手,每当看到血腥场面时,都会兴奋不已,都会生出扭曲了的满足感。
  同伴们惊恐万状,其中的大多数流出了伤心的泪水。他们不愿看到这恐怖场面,便掩面而泣。他们仅同龙飞儿一起度过了一夜。看到即将出现在同伴身上的血腥场面,他们便又不由自主地想象日后自身的悲惨命运。
  站在虎笼顶部的海盗将龙飞儿的双脚对准铁门口。龙飞儿拼命地摆动双腿,挣扎着不肯进去。无奈他双腿无力。即使他正常发挥,也根本敌不了两个海盗的力量。
  风影盘旋在空中,拖着长音哀鸣着。
  老虎聚集在铁门口下面,驻足向上看着,兴奋地准备迎接即将到口的食物。龙飞儿已无力挣扎。海盗一边一个架着他的胳膊,对准铁门口撒开了手。龙飞儿瘫软着掉了下去,脑子里一片空白。
  突然,奇迹出现了:在海盗松开龙飞儿的一刹那,笼子里的老虎并非象前几日那样争抢着吞噬扔进去的人,而是齐刷刷地侧卧在地上。因而,在龙飞儿落地时,没有落到坚硬的礁石上,而是落在老虎的身上。
  外面围观的人惊呆了,弄不明白饿虎的这一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
  龙飞儿趴在群虎柔软的身体上,感到了它们的体温。他的脸和手等部位正在被老虎的舌头轻轻地舔着。他紧闭双眼,恐惧再一次向他袭来。他在默默等待着老虎的撕扯与咀嚼。
  过了一会儿,群虎轻轻地、轻轻地将他翻过身来,使他脸朝上平躺在地上。然后,群虎友好地摇着尾巴,围着龙飞儿或是嗅来嗅去,或是轻柔地舔他的脸和手。其中一只倔犟的老虎用它的大舌头不断地舔龙飞儿紧闭的双眼,逼着龙飞儿把眼睁开。
  龙飞儿惊得喘不过气来:他所面对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而那两只虎眼里正闪动着欣喜的泪花!
  没错,那是旋风!
  龙飞儿欣喜若狂,坐起来紧紧抱着旋风的头,满肚子的委屈终于找到了可倾诉的对象。他大哭起来,如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孩子。其它老虎走过来,用脑袋轻轻蹭着龙飞儿的身体。
  围观的人被笼子里的场面惊呆了,这同他们想象的场面正好相反。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傻乎乎地看着笼子。就连大灰鲨也惊愕地张大嘴巴,手里端着茶碗一动不动。
  龙飞儿怀中的旋风轻轻地舔去他脸上的泪花,如一个慈爱的母亲亲切抚慰着自己悲伤的孩子。龙飞儿环视着每只老虎,十几只老虎中,竟多数是他的朋友,淘淘也在其中。他知道,老虎朋友在他被押到笼子旁边时就已认出了他,而且事先同另外几只陌生老虎沟通好了,让它们也成为龙飞儿的朋友。
  但龙飞儿不知道是谁把这群老虎朋友弄到这个孤岛上的,也不知道海盗们准备把它们弄到哪里去。他仔细看了看,老虎们的身上、腿上依然伤痕累累。
  对这些,龙飞儿当然不会知道。去年,大灰鲨派人到内陆与各个山头的土匪们勾结,花重金四处从猎人手中收购活老虎和狗熊,然后给动物们的食物中掺上蒙汗药麻翻后,分装在小铁笼子里于一个月前运到岛上。目前,他们正在与外国海盗洽谈。一旦谈成,他们将会把活老虎和狗熊贩卖给外国海盗。那时,海盗们便会在外国海盗的监督之下,就地将老虎和狗熊们宰杀。这些老虎的皮会穿在外国贵妇人的身上,虎骨会成为难得的药材;狗熊会被取出胆入药,熊掌会成为外国人餐桌上的美食。
  龙飞儿抚摸着这群受伤的老虎朋友,心如刀绞。突然,他发现相邻的狗熊笼子中,还有他的几只狗熊朋友。黑大憨正率领狗熊们扒着铁栏杆高兴地看着他!
  龙飞儿站起身,慢慢地走到栏杆处,动情地看着狗熊朋友们。身后的老虎尾随在他身后,如一群驯顺的绵羊。
  围观的人有的不停地揉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有的在交头接耳,唏嘘不已。
  大灰鲨百思不得其解地嘟囔着:“真邪门了!老虎怎能对他那么好呢……天下未有之怪事!怪事!”他有些不大信这个邪,命令海盗上去将龙飞儿捉出来,再扔到狗熊笼子里。海盗不敢上去,他们怕自己掉到笼子里。
  龙飞儿听到了大灰鲨的话。他让海盗给他在铁门处拴了根绳子,自己爬了出来。
  此时,他成了众同伴心目中的英雄,有的同伴还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他也令海盗们敬佩,尽管海盗们都是杀人越货的恶魔,但在他们并不知内情的情况下,对龙飞儿的奇遇啧啧称奇,对他的胆识极为敬佩。
  龙飞儿自己主动地顺着绳子来到大狗熊的笼子里。结果都一样,大狗熊们不但不动龙飞儿一根汗毛,而且还欣喜若狂地同他玩耍,前掌搭着他的肩膀,轻轻舔他的脸。它们是他的朋友,就连龙飞儿此前并不相识的狗熊也成了他的朋友。
  龙飞儿爬出大狗熊的笼子,颇有英雄气概地来到大灰鲨跟前,跟刚开始战战兢兢、无法站立的龙飞儿判若两人。他定定地瞅着大灰鲨,目光中充满骄傲与自豪。
  大灰鲨颇为失望地摇摇头说:“既然这群老虎和狗熊不愿吃你,那就罢了。待后天我们出海时,拿你祭海神吧!”
  龙飞儿又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和众同伴一起被关进礁石洞里。但这一次他们没将龙飞儿的双手吊起。
  自然,龙飞儿成了同伴心目中的大英雄和新闻人物,他们围着他问这问那,啧啧称奇。
  夜里,龙飞儿费力地从兜里掏出一根铁丝,叼在嘴里对准手铐上的锁头眼轻轻鼓捣了几下,锁头便开了。又打开脚镣以后,他一一打开了众同伴的手铐与脚镣,嘱咐他们不要睡觉,准备逃出去。半夜时分,他让同伴重新给他戴上手铐和脚镣,但未锁上。他来到洞口处。洞口站岗的海盗警觉地拿枪对着龙飞儿,问:“你想干什么?快回去!”
  龙飞儿笑了笑:“兄弟,我被你们锁得紧紧的,洞口又有这铁门,你还怕我跑不成?”
  海盗冷笑一声:“怕你插翅也难飞!”
  龙飞儿佯装出懵懂幼稚的样子问海盗:“兄弟,后天我就要被祭海神了,怎么个祭法?”
  海盗不屑一顾地说:“到时你就知道了!”接着,海盗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好奇地问:“今上午你被扔到老虎和狗熊的笼子里,它们怎会不吃你?”
  龙飞儿笑笑:“我也不知道。或许它们嫌我瘦吧?”
  海盗摇摇头说:“这事太怪了!真是太怪了!”
  在海盗摇着头自言自语的时候,龙飞儿对着洞外接连打了三声呼哨,命令风影前来营救。
  海盗一愣,喊道:“你这是干什么?”
  龙飞儿说:“兄弟,我只有明天一天的阳寿了。随便打几声呼哨,是告诉我死去的爹娘,我就要追随他们而去了。”
  海盗不再责怪龙飞儿,而是兴趣盎然地听着龙飞儿故意给他讲的他与老虎狗熊朋友之间的感人故事。海盗从未听过这样的故事,瞪大眼睛半信半疑地听着。
  风影火速飞到洞口的前面,在低空盘旋着。它听到了龙飞儿的说话声,也明白刚才龙飞儿发出的呼哨声的意思。
  此时站岗的海盗正一动不动地和龙飞儿面对面听他讲故事,后脑勺正对着风影准备攻击的方向。这样,他根本不会注意到身后即将到来的危险。
  风影瞄准海盗的脖颈,悄悄滑翔着俯冲下来。在接触到海盗脖颈的一刹那,两只利爪环绕着伸到前面,闪电般锁住了海盗的喉咙,用力一扯,海盗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气绝身亡。
  龙飞儿对着风影伸出大拇指,连夸它干得好。他让风影从海盗身上找出洞门的钥匙后,卸掉自身的手铐与脚镣,手伸到外面轻轻打开了铁门,然后率领同伴们悄悄地来到关押老虎和狗熊的铁笼子旁。
  此处无人把守。夜里,大灰鲨除了在自己和龙飞儿他们居住的洞口安排岗哨外,还在孤岛的四周登岸处安排流动岗哨。至于岛上的其它地方,大灰鲨认为万无一失,永远不会出什么问题。
  龙飞儿用细铁丝很轻易地打开了铁笼侧面的门。老虎和狗熊们欢天喜地地走了出来。龙飞儿命令所有的人和动物都不要出声,开始部署作战计划。他将每个环节认真交待清楚后,率领这支由人和动物混编成的队伍,悄悄地向海盗们居住的礁石洞摸去。
  到了距那个洞口不远处的地方,龙飞儿让队伍隐藏在礁石后面,派风影前去行动。风影如刚才收拾那个岗哨一样,轻松地就完成了任务。
  接下来,龙飞儿派黑大憨和旋风带队,率领动物们进洞中把枪先拿出来。动物们按照龙飞儿的指令,悄悄摸进洞中。夜里,动物们敏感的视觉与嗅觉为它们顺利完成任务提供了极有利的条件。它们找到了大灰鲨和海盗们分别居住的洞间,悄悄地往外运枪支。它们爪子底部那厚厚的肉垫,使得它们走起路来悄然无声。
  大狗熊们后掌直立,前掌抱着好几杆枪走出洞子;老虎们紧随其后,只用嘴叼着一杆枪。龙飞儿率领众同伴在洞口接枪。众同伴看到狗熊们憨态可掬但不失机灵的样子,在内心里连连称奇。
  枪支和弹药都运出来后,龙飞儿向众同伴分发了枪支和弹药,详细讲解了装弹药和射击的方法。然后,安排四个同伴和四只老虎在洞口把守,以防在孤岛四周巡逻的海盗回到洞中。他率领其他人和动物进入洞中,兵分两路来到海盗们居住的洞间。
  海盗们依然鼾声大作,睡得香甜无比。龙飞儿令众同伴将洞里的灯点燃,然后将迷迷糊糊的海盗们一一捆绑起来。
  龙飞儿从同伴中挑选出三十人,在风影的指引下持枪围剿孤岛四周巡逻的海盗。
  天亮时分,龙飞儿派出的三十人胜利返回。巡逻的海盗均被干掉。
  孤岛的早晨绚丽多彩。海水被朝阳照耀得鲜艳无比。岛上的空气清新滋润,令人心旷神怡。
  经审讯大灰鲨,龙飞儿得知海盗的船只隐藏在洞穴中。原来,海盗居住的山洞可一直通向大海。
  龙飞儿派同伴将海盗的十几艘船划出来,在海岸边停靠好后,又将海盗们押到岸边。
  大灰鲨被反剪双手,面向大海跪着。其他海盗跪在后面。龙飞儿的同伴转圈围着海盗。
  龙飞儿来到大灰鲨面前,用愤怒的目光瞪着他。此时的大灰鲨已全部丧失了以往的狂傲自大与至高无上的锐气,如一条丧家之犬,瑟缩着低下那颗不可一世的头颅。
  龙飞儿厉声道:“你这个恶魔,到底杀了多少人?”
  大灰鲨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哆嗦着双唇说:“我……我……不知道……”
  龙飞儿冷笑着说:“怕是杀得太多,记不清了吧?那么多善良的人被你劫掠后惨死在你的手里,那么多年轻的童子被你扔进大海里祭海神!今日,我看该轮到你了,但祭的不是海神,而是那些惨死在你手里的冤魂!”
  大灰鲨浑身剧烈地抖动着,额头磕在坚硬的礁石上,渗出了鲜血。他边磕头边求饶:“大爷……饶命……大……大大大爷饶……饶命啊……”
  龙飞儿让同伴将大灰鲨手脚捆住,然后装入麻袋中,扔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众海盗吓得面如土色,齐刷刷地在地上磕头,大声喊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众同伴喊着:“把他们都扔进海里!把他们都扔进海里!”
  龙飞儿挥手示意同伴们别吵嚷,缓缓地说:“同伴们,按理说,我们该把他们都扔到海里,因为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们的手上都沾满无辜百姓的鲜血。但你们不是对我说过,官府正在捉拿这些海盗吗?那依我看,咱们该把他们移交官府处理。怎么样?”
  有一个同伴大声说:“不错,官府正在捉拿这些海盗。但别忘了,如今的官府腐败阴暗,他们对外装着样子捉拿海盗,实际上他们中有很多人同这些海盗有联系。海盗们有的是银两,哪有买不通的关节?若是移交官府,他们照样可以出来继续做海盗,继续劫掠船只,继续乱杀无辜!不能移交官府!不能移交官府!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其他同伴也附和:“对,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还未等龙飞儿说什么,同伴们举起枪,对准海盗们疯狂射击。
  海盗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龙飞儿转过头去,不想看到这血腥的场面。
  孤岛上一片寂静。同伴们抱着枪,低着头,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过了一会儿,他们齐刷刷地跪在地上。刚才第一个主张杀死海盗的同伴万分愧疚地对龙飞儿说:“兄弟,你的救命之恩我们永世难报。若你觉得我们做错了,就开枪打死我们。我们肯定不会怨恨你!”
  龙飞儿摆摆手:“都起来吧。我理解你们对海盗们的仇恨。”
  龙飞儿将海盗们的财物及船只分发给同伴们,然后根据他们家乡所在位置,分组乘船离开孤岛。他只留了一杆枪和一包火药,和同向的同伴及动物们分乘三艘船往西北方向进发。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十)
·下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八)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1091047405B1595EE997154ICE3A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