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八)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八)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泽彦

  第十五章  南山之战
  
  丁财主死了。
  龙飞儿听到这一消息后大吃一惊,他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昨夜他和黑大憨搞的那个恶作剧,不过是想吓一吓丁财主而已,谁知他竟然如此不经一吓呢?龙飞儿有些懊悔。在他看来,尽管丁财主阴险毒辣,但他未曾想置他于死地。
  但村里的人们都认为丁财主死有余辜。许多年来,人们饱受丁财主的欺凌与压榨,因而听到丁财主暴死的消息,人人都欢天喜地,就差放鞭炮庆贺了。
  二狗子和三驴子草草为丁财主办完丧事后,二狗子留下来看家,三驴子找了匹快马前去找丁财主的儿子报丧。半个多月后,丁财主的儿子丁二魔自远方赶回来。原先他不叫这个名字。当上匪首后,人们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的名字。
  丁二魔本来可以在这个村里过着无忧无虑的少爷生活。但他从小就不安分。丁财主将他送到县里的学堂读书,盼望他长大后能考取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谁知他一看书就没了精神,如霜打的茄子蔫头蔫脑的。而干起打架斗殴、偷鸡摸狗的事,却精神头十足。村里人都说,丁二魔从小就是个土匪坯子。后来丁二魔长大了,嫌这村太偏僻狭小,令他这“英雄”无“用武之地”,便网罗了一帮狐朋狗友,到外地做了土匪,打家劫舍,无恶不作,令他的老爹捶胸顿足,时常骂自己的儿子是“孽种”。
  令人奇怪的是,丁二魔这样一个无赖,平日里对自己的老爹竟是百般孝顺。
  跪在老爹的坟前,丁二魔发誓要为老爹报仇。他有这个实力,此次回来,他带了近百名土匪。更重要的是,他带来了近百杆枪。这是前不久他们刚配备上的。
  龙飞儿对丁二魔的实力了如指掌,因为狗剩子随时在夜间到村里打探消息。
  狗剩子的爹娘很是害怕,因为对方人太多,且装备精良。而他们这边,除了黑大憨,就是两个大人领着三个孩子,双方实力悬殊。因此,他们催促龙飞儿:“孩子,咱们快逃吧!被那帮土匪抓住了就没命了!”
  龙飞儿镇静地说:“大叔、大婶,你们别怕,会有办法的。”龙飞儿心里清楚,在某些情况下,逃跑并不是好办法。他们要是逃跑了,那群土匪还不得朝村里的人们撒气?那就又会有人无辜丧命。
  夜里,龙飞儿安排狗剩子的家人迁到另外一个秘密的山洞中。他和狗剩子悄悄摸进村里。距离丁财主家还有很远,龙飞儿就听到丁财主家的院子里吵吵嚷嚷的,划拳声、吵闹声不绝于耳。看来土匪们正在畅饮。
  距离丁财主家约十几米远的地方,龙飞儿掏出一张纸,捡起一块石头,拿绳把包着石头的纸捆好,瞄准丁财主家的院子扔了进去。
  “哎哟娘啊——”随着一声凄惨的喊叫,一个土匪捂着脑袋躺在了地上,鲜血顺着指缝流淌下来。吵吵闹闹的土匪立刻被吓愣了,疑惑地大眼瞪小眼,还不时地打着酒嗝。
  丁二魔听到叫声,跑到躺在地上的土匪跟前,捡起地上的石头,展开那张纸,见上面写道:“杀死你爹的凶手隐藏在南山坡西侧的山洞中。洞口东侧约30米的空地上有一棵大树。”
  看完后,丁二魔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子,陷入沉思中。他不知道是谁扔来的纸条,也不知道纸条上的消息是否准确。
  军师走过来,看完纸条,对丁二魔说:“老大,你作何打算?”
  丁二魔皱着眉头说:“不知其中是否有诈?”
  军师笑了,捋着胡须说:“老大,你怎么变得胆小怕事了?即使其中有诈,咱这支近百人的队伍,人手一杆枪,还用怕谁不成?”
  军师这么一说,令丁二魔拿定了主意。
  第二天一早,丁二魔率领众土匪向南山进发。早起的人们见到土匪,纷纷跑回家,把大门关得紧紧的。人们不知道土匪们要到哪里去,更不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
  按照事先的计划,龙飞儿一大早就让黑大憨爬到洞口东侧的那棵大树上。树上茂密的枝叶足以将它遮挡得严严实实。而龙飞儿和狗剩子隐藏在山洞中。
  丁二魔率领众土匪一路警觉地爬上南山坡。丁二魔看到了前方的那棵大树。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令众土匪不要弄出任何声响,便端着枪,悄悄地靠近山洞。
  龙飞儿趴在洞口,透过茂密的草丛,看到了如约而来的土匪们。
  丁二魔派一个土匪到洞口察看。谁知这个土匪哆嗦着双腿,迟迟不敢靠近洞口。气得丁二魔瞪大眼睛,对着这个土匪狠狠地踹了一脚。这个土匪才端着枪,哆嗦着靠近洞口。他用枪筒拨开洞口的草,看到了洞里的龙飞儿和狗剩子。于是,他掉转头边往回跑边喊:“老大,洞里……洞里有两个人!”
  丁二魔端起枪,对着洞口就是一枪,洞口处弥漫起一股呛人的火药味。丁二魔喊道:“洞子里的人给我出来!要不我们一起放枪了!”
  龙飞儿牵着狗剩子的手,哆哆嗦嗦地走出洞子。龙飞儿是佯装着害怕,而狗剩子却是真害怕了,因为他从未见过枪,也从未听到过如此吓人的枪声。
  二狗子立刻认出了龙飞儿和狗剩子。他指着两个人说:“少爷,就是他俩!就是他俩!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丁二魔的双眼射出凶残的光。他咬牙切齿地说:“自然是要杀了这两个畜牲!不过,不是在这里,我要把他们带到我爹的坟头前,慢慢地折腾死他们。否则,不足以解我心头之恨!来人,把这两个畜牲捆起来!”
  狗剩子吓得快要站不住了。而龙飞儿却镇定自如:“少爷,我很清楚我们两人已成为你口中之肉,已不可能逃命。不过,临死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你能否答应?”
  丁二魔哈哈大笑了两声,说:“你还挺有自知之明!你说得不错,你俩的小命已握在本少爷手里。都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请求?说出来本少爷听听,看看你到底有啥事!”
  龙飞儿说:“你们人多,且手里都有枪。而我俩年纪小,且无任何武器。你这样以多欺少,以强欺弱,怕会被人笑话吧?”
  丁二魔啐了一口,用手点着龙飞儿说:“小兔崽子,你俩害死我老爹,理当偿命!还有什么脸面跟我讲什么‘以多欺少,以强欺弱’?老子我不听这些,我就是要杀你们!”
  龙飞儿说:“久闻少爷你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弟兄追随你左右。如果你就这样把我们杀了,我俩至死也不会瞑目的,因为你这样以强欺弱,我心里不服气。”
  丁二魔有些不耐烦了:“那你说,怎样你才算口服心服?”
  龙飞儿说:“要是少爷肯和我单独比武,而我又输给你的话,我自然会心服口服地受死;要是我赢了,请你放过我身后的小兄弟,我同样会心甘情愿地受死。”
  丁二魔仔细审视着面前这位不卑不亢的少年:看上去,他个头矮小,身材单薄。但为什么要提出和自己比武呢?难道他有盖世神功?即使他武功高强,但看他那无缚鸡之力的双臂,又能有多少力气呢?
  军师贴近丁二魔的耳边,小声说:“老大,别和那臭小子磨嘴皮子了,带到老爷坟头杀了算了!”
  丁二魔缓缓地摇了摇头:“好,本少爷今天就成全你!我自幼习武,在江湖上也算是条汉子。当着我众弟兄的面,要是被你这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吓倒,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龙飞儿双手抱拳:“少爷,我们到前面树下的空地去比武。请!”
  龙飞儿和丁二魔一前一后来到大树下。众土匪围着大树站成一个圆圈。龙飞儿脱掉上衣,煞有介事地活动着胳膊腿,还不时地出几拳,如拳击比赛前的热身。他渐渐引导着丁二魔来到树下,双方拉开约两米远的距离。
  丁二魔蛮不在乎地盯着龙飞儿,暗自思忖:瞅你那单薄的小体格,不知能否受得起我的一拳或是一脚?
  龙飞儿刚想抬手向树上的黑大憨发出攻击的信号,未曾想黑大憨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竟然“噗——”地一声放了个响屁!
  丁二魔刚要抬头去寻觅那发声处,龙飞儿赶紧掩饰,哈哈大笑几声,对丁二魔说:“少爷,未曾想你还没和我交手,便吓出响屁了?”
  丁二魔矢口否认:“笑话,根本就不是我放的,怕是你吓出响屁了吧?”
  龙飞儿抬起手,向黑大憨发出信号。
  丁二魔还想与龙飞儿争辩,未曾想黑大憨“刷啦啦”地从树上扑下来。丁二魔刚抬起头,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它扑倒在地,然后被黑大憨左前掌薅住脖领子,右前掌掐住了喉咙。
  众土匪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被突然出现的变故吓得懵头转向。他们弄不明白到底从什么地方冒出只大狗熊来。待他们醒过神来端起手中的枪,龙飞儿说话了:“都把枪放下!否则你们的老大就没命了!”
  众土匪面面相觑。他们不知该不该把枪放下。
  丁二魔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呆了。他缓缓地醒过神来,发现大狗熊和他面对面站着,黑大憨那巨大的右前掌几乎掐得他窒息。龙飞儿告诉它轻点用力,丁二魔才大口地喘息几下,然后对众土匪说:“把……把枪……放下……”
  龙飞儿令众土匪把枪堆放到空地上,然后整齐地站好。龙飞儿拿起一杆枪走上前去,环视着众土匪,然后说:“按理说,我该把你们杀了,因为你们人人的手上都沾有无辜百姓的鲜血,即使死一百次,也难以抵销你们犯下的罪行。不过,我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现在,你们老老实实地下山,各自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做你们该做的事。要是再当土匪,总有一天要遭报应的,听明白没有?”
  众土匪站着队异常狼狈地下了山。估计他们已走远了,龙飞儿让黑大憨放开了丁二魔。龙飞儿厉声道:“还不跪下?!”
  丁二魔瘫软着跪下来:“大爷……饶命!”
  龙飞儿冷笑道:“像你这种土匪头子,留着你便是祸害!”说着,把枪口对准了丁二魔。
  丁二魔拼命地磕头,额头上都磕出了血:“大爷饶命……我保证不再当土匪了……我保证不再当土匪了!”
  狗剩子此时来了能耐。他走上前去猛踢丁二魔,边踢边说:“杀了你这个土匪!杀了你这个土匪!”
  龙飞儿沉思良久,问丁二魔:“你当真不会做土匪了?”
  丁二魔信誓旦旦:“大爷……我若再当土匪……天打五雷轰!天打五雷轰!”
  “好!”龙飞儿下了决心,“那我且饶你一命,望你记住今日的誓言!如果你不守诺言,继续干伤天害理的事,我必然取你性命!”
  丁二魔千恩万谢、三步一回头地下了山。
  龙飞儿把那近百杆枪捆成一捆一捆的,连同缴获的几大箱火药,派大狗熊驮到狗剩子家人藏身的山洞中。他和狗剩子也都迁到那里安身。
  没用多长时间,龙飞儿便弄明白了打枪的方法和火药的装法。
  狗剩子的爹娘听说龙飞儿把土匪们都放了,埋怨龙飞儿:“这帮畜牲,怎么能放他们走呢?他们已秉性难移,照样还会做土匪。唉,孩子,你心太软了!”
  事实证明,狗剩子爹娘的话很有道理。丁二魔回到家以后,立即派一个骑兵小分队回老巢取枪,派其余土匪勘察南山的地形,将所有下山的道路封锁住。丁二魔很清楚,尽管手下弟兄众多,但缺少枪支,因而他不敢贸然率领弟兄们上山。
  狗剩子下山打探消息时,发现了山下封锁道路的土匪,只好折回山洞里。龙飞儿判断山周围其余的路口也一定都被封住了。他难以理解:被饶了命的土匪,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狗剩子的爹娘劝龙飞儿:“孩子,咱们被包围了,呆在洞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啊。要不,你教我们打枪,咱们突围出去?”
  龙飞儿摇摇头。事已至此,他依然不想看到任何人丧命,哪怕是那些土匪。他默默地思索着,想到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只好再召唤来老虎和狗熊们了。
  第二天,龙飞儿领着狗剩子和黑大憨往南爬上山顶,察看山周围的地形。山顶上是茂密的树林,成群结队的猴子穿梭于枝杈间。山的东面和南面均是陡峭的悬崖,只有西面有一条崎岖的小路。
  将近中午时分,龙飞儿和狗剩子正坐在草丛中休息,突然密林中传来阵阵枪声。龙飞儿一行立即警惕起来,循着枪声慢慢地靠近枪响的地点。透过草丛一看,有两个人正在打树上的猴子,地上已躺着五六只猴子,并且随着一声声沉闷的枪响,一只只猴子惨叫着掉下树来。树上成群结队的猴子尖叫着蹿来蹿去。
  龙飞儿被眼前的血腥场面所震撼。他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要屠杀这些活泼可爱的猴子。猴子的惊叫声和惨叫声撕扯着龙飞儿的心。他趴在黑大憨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黑大憨悄悄绕到那两个人的背后。
  龙飞儿牵着狗剩子的手,猫着腰,悄悄地靠近那两个人。狗剩子又吓得走不稳路了,手心出了一层汗,连嘴唇都有些哆嗦。龙飞儿捏捏狗剩子的手,小声说:“别怕!有我你怕什么?”
  到了距那两个人约五六米远的地方,龙飞儿和狗剩子站了起来。龙飞儿大喝一声:“别打了!”
  那两个正在瞄准的人吓了一跳。待看清龙飞儿和狗剩子,两个持枪的人竟“嘿嘿”笑了几声,把枪对向龙飞儿和狗剩子,阴笑着说:“我们不是在做梦吧?真是天上掉馅饼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让我们寻得好苦啊,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说话的这个人停下来,问另一个。另一个人说:“你就别装蒜啦!那不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嘛!”先前说话的那个人点点头:“对,得来全不费工夫!”
  龙飞儿听得出面前的这两个人绝非只为了打猴子,而是同自己和狗剩子有什么关系,便警惕地问:“你们俩是什么人?”
  持枪人说:“嗨!才事隔一天怎么就不认识我们了?昨天,就在山坡那棵树下,你把我们的枪给下了。想起来了?”
  龙飞儿一惊,没想到这两个人是丁二魔的手下。昨天那么多土匪,他不可能都记住的。
  土匪冷笑着说:“明白了?明白了也晚了。撞到我们的枪口上,我们只好带你们到我们老大那里领赏了。哈哈哈哈!”
  龙飞儿气愤地说:“你们抓我俩倒无所谓。为什么要杀这些猴子?”
  土匪说:“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老大可是长年吃猴脑的。猴脑,明白吗?那可是天下第一美味,天下第一补品哪!”
  龙飞儿头一次听说有人专门吃猴脑。想到这些活泼可爱的猴子被人敲碎头颅取出脑浆食用,龙飞儿心惊肉跳。他没想到这些人如此残忍,愤怒地说:“你们打死了多少猴子?”
  土匪鄙夷地说:“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我们来以后天天上山打猴子。老大吃,我们弟兄们也跟着吃。每天怎么还不得几十只猴子?东山上的猴子打得差不多了,这里不少猴子是从东山逃过来的。我们就是天天打,你能管得着吗?”
  龙飞儿简直是气炸了肺。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们这帮畜牲!”
  土匪们倒不生气,说:“反正你也是死到临头了,骂吧,让你小子骂个够!”
  龙飞儿反倒不骂了。他冷笑一声,说:“到底谁死到临头,那还说不定呢。害怕大狗熊吗?”
  一提大狗熊,两个土匪一愣,打了个哆嗦。他们太害怕大狗熊了,昨天在山坡的大树下,他们曾亲眼目睹过大狗熊的厉害。但表面上,土匪依然强装镇静:“我们……我们……有枪,怕……怕什么狗熊不狗熊的?”
  龙飞儿已看出了他们的心虚,笑了笑说:“真的不怕?那就请二位回头看看。”
  土匪顿时腿肚子发软,面部抽搐。他们面面相觑地慢慢转过头,发现大狗熊正站在他们身后。没等他们叫出声来,黑大憨便抬起前掌,“叭!叭!”两下将他们打倒在地。龙飞儿走上前,缴了他们的枪。
  经审讯,龙飞儿得知,丁二魔目前只有这两杆枪。山下的出路均有土匪把守。目前土匪手中的武器是刀剑和弓箭。回老巢取枪的土匪约半个月后才能返回。
  看着血淋淋地躺在地上的猴子,龙飞儿心如刀绞。他猛地发疯般地拼命踢两个土匪,土匪惨叫着满地打滚。突然,树上成群结队的猴子尖叫着蹿下树,扑到两个土匪跟前拼命地撕咬、抓挠,而且猴子越来越多,纷纷拥挤着奔土匪而来。
  龙飞儿被挤到一边,无论他怎样喊叫、阻止,发了疯的猴子瞪着腥红的眼睛,将两个土匪的衣服撕裂,然后对准他们的身体拼命地撕咬、抓挠。没用多大一会儿工夫,两个土匪便气绝身亡。
  龙飞儿本来是朝土匪撒撒气,并不想置他们于死地。没想到愤怒的猴子不肯饶过他们。龙飞儿摇摇头,缓缓地说:“报应啊!报应啊!”
  见土匪已死,一只身材较大的猴子突然跑到龙飞儿身边,夺走他手中的枪,然后对准土匪的尸体,“叭”地打了一枪!
  龙飞儿惊呆了。他没想到猴子还会打枪!若非亲眼看见,他断然不会相信。而那只打枪的猴子也吓了一跳,扔下枪惊叫着蹦到一边。
  林子里一片寂静。无论是人还是动物们,都面面相觑地呆立着。
  过了一会儿,龙飞儿笑了,他用赞许的目光看了看那只打枪的猴子,然后走上前,轻轻地抚摸着它。这只猴子羞涩地低下了头,仿佛做了什么坏事。
  龙飞儿让黑大憨挖了一个大坑,将被打死的猴子埋葬。龙飞儿低着头站在墓前,泪花闪烁,仿佛痛失亲人般悲伤。猴子们肃穆地站在那里,泪水“叭嗒叭嗒”地落在地上。
  龙飞儿擦干泪水,背起枪领着狗剩子和黑大憨往山下走去。走出去很远了,龙飞儿才发现,身后跟着一大群猴子,看上去有百余只!龙飞儿停下来,对猴子们说:“猴子们,回到林子里去!”
  猴子们眨着眼睛,默默地一动不动。待龙飞儿他们再往前走时,它们依然紧随在后面。龙飞儿只好任由它们跟着。
  正常情况下,再大的猴群也不会有这么大数量。而此时,追随龙飞儿的猴群是由东山和南山的几个猴群组成,面对土匪们的枪杀,它们是临时聚集在一起的——危急状况下,动物也同人类一样,相互依存同类的力量以求度过难关。
  到了山洞中,狗剩子的家人看到来了这么多猴子,吃了一惊。待龙飞儿说明事情的经过,他们这才善意地看着这群原本活泼可爱、如今沉默忧伤的猴子。猴子们来到洞中,发现了成捆的枪,便纷纷跑过去,解开绳子,拿起枪。龙飞儿一看,赶紧上前制止。但猴子们依然我行我素,拿着枪到洞口外把玩,它们或是学着人的样子闭着一只眼睛瞄准,或是把枪斜挎在肩上。可怕的是,有的猴子爪子放在扳机上,眼睛却往枪筒内瞅!
  龙飞儿急坏了,因为这些枪里面都有火药,万一猴子让枪走了火,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举起枪,对着天“叭!”地放了一枪。
  猴子们听到枪声,呆呆地站在那里。龙飞儿厉声喝道:“把枪放回去!”猴子们这才耷拉着脑袋,如做错了事的孩子般乖乖地把枪放回山洞里。
  猴子们渐渐地忘却了忧伤,重新活泼起来。它们很快同黑大憨成了朋友,轮番骑在它的背上,爪子里拿根柳条,抽打着黑大憨的屁股当马骑。而黑大憨似乎也心甘情愿地当马,晃动着大屁股玩得挺起劲。
  瞅着吵吵嚷嚷玩耍的猴子们,龙飞儿陷入沉思中。丁二魔派回去取枪的土匪半个月后便回来了,他必须为接下来的战斗作准备。目前他这方靠几个人的实力根本对付不了那么多土匪。那怎么办呢?难道非要让远方的狗熊和老虎们前来解围?
  龙飞儿突然想起在山顶上打枪的那只猴子。要不,让猴子打枪?刚这样一想,龙飞儿马上又否定了,因为猴子又不是人,怎能打枪呢?再说,让猴子冲锋陷阵,岂不是太残酷了?但再转念一想,猴子们异常机灵,它们要是学会了打枪,穿梭于丛林的枝杈间,轻易不会受伤或是丧命。消灭了那群土匪,也等于它们保护了自己的家园。要不,训练它们?
  龙飞儿在犹豫不决中思考了一夜,最终决定训练猴子们打枪。
  第二天一大早,猴子们下山来到山洞口。龙飞儿拿着一杆枪对猴子们说:“猴儿们,从今天开始,我教你们打枪,把杀死你们同伴的那些坏蛋统统打死,好不好?”说完,龙飞儿做了一个射击的动作。
  猴子们听懂了龙飞儿的话,纷纷鼓掌欢叫,有的猴子甚至乐得蹦起来。
  龙飞儿根据枪的数量,从猴群中挑选出近百只体格健壮的猴子,将空枪发给它们。未曾想,没被选中的猴子不高兴了,吵闹着抢夺同伴的枪。龙飞儿赶紧制止住。他灵机一动,让狗剩子带领未能被选中的猴子到山上挑选柔韧的树枝做弓箭,训练它们射箭。
  龙飞儿按照自己的设想,有计划地训练他这支特殊的“队伍”。从站排到握枪、瞄准,每个环节都认真细致地训练。由于这支“队伍”是由活泼好动的猴子组成,因而训练起来异常艰辛。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猴子们站排时乱七八糟的,有的猴子很是不听话,本来正在训练着,却大摇大摆地离开“队伍”,去旁边拉屎、玩耍。
  不过,经过几天的严格训练,猴子们渐渐地能够约束自己,这支“队伍”渐渐走上正规。接下来又训练了几天,它们已能熟练地排出种种队形,能用比较标准的姿势握枪,能立着或趴着瞄准。
  最关键且最困难的实弹训练开始了。龙飞儿先是教会猴子们装弹药,然后他示范射击。他举起枪,瞄准前方立着作靶子的木棍,“叭!”地一声打响了。木棍被击中,摇晃了几下。
  没想到,听到枪声,猴子们扔下枪,尖叫着四散逃离。
  龙飞儿将它们召回来,训斥道:“这成何体统?还没开始打枪,仅听到枪声便逃跑,日后如何能打敌人?”
  猴子们耷拉着脑袋,羞愧难当。
  龙飞儿将曾在山顶上对着土匪的尸体开枪的那只猴王叫出来,令它先进行实弹演练。别看猴王当初在愤怒之下英勇开枪,此时,它却胆颤心惊,迟迟不敢端枪。龙飞儿好一顿劝说,它才颤抖着爪子拿起枪,在龙飞儿的教导下端枪瞄准。但那枪拿得不稳,颤颤巍巍的。
  “叭!”的一声,枪响了。猴王坐在了地上。幸好它没逃跑。
  万事开头难。打完这第一枪后,猴王便渐渐地胆大起来,接着就开始了第二枪、第三枪,且握枪的爪子不再抖动,瞄得也越来越准。
  猴王的勇敢表现,无疑是对群猴莫大的鞭策与鼓舞。它们纷纷走上前,效仿猴王的样子,端起枪演练。尽管刚开始出了许多洋相,比如有的猴子本来瞄向靶子,可枪一响,弹药不是飞到天上,便是打到地上。不过,猴子们毕竟敢打枪了。
  接下来,又经过几天严格的训练,猴子们已能比较熟练地射击了,且趴着、站着、跑着射击的要领已基本掌握。
  龙飞儿欣喜万分。他没想到猴子学做起什么事情来会这么快,有的猴子的枪法甚至比人还准。见时机成熟,龙飞儿便领着猴子到山顶的树林中演练。他教猴子们如何借助长藤在空中射击,如何在树与树之间灵活地进行“游击战”。龙飞儿在林中草地上插上松树枝当作靶子,让猴子们轮番射击。
  十天过后,猴子们的射击本领已极为娴熟。而狗剩子率领的射箭的猴子也照样本领超群。相比之下,射箭的猴子学得要轻易一些。
  龙飞儿吩咐狗剩子的家人和黑大憨躲在洞中,他和狗剩子率领猴群来到树林中随时准备迎接战斗。黑大憨不愿意留在洞中,它认为自己尽管不会打枪,但照样可以是一个英勇的战士,因为它曾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毫不畏惧地挺身向前,令敌人落荒而逃。但龙飞儿还是令它留在洞中,他怕敌人的枪弹伤了它的眼睛等脆弱部位。
  这天,丁二魔率领近百名土匪自北面和西面,兵分两路,荷枪实弹地悄悄摸上山来。北面上山的土匪先是察看了龙飞儿他们最先藏身的山洞,接着径直摸上山来。
  龙飞儿远远地看到了土匪。他故意跑出树林,装作要下山的样子。待土匪们看到他以后,他又佯装惊慌失措地跑回树林,立刻部署猴子们准备投入战斗。他事先在树的枝杈间绑上了用柳条编的小篓,用来装弹药。而狗剩子在射箭的猴子背上绑上了长条状的柳条篓,用来装箭。龙飞儿已事先演练过阵形,他采取是包围阵形,待土匪们进入他们的包围圈,便包抄射击。射箭的猴子主要职责是,在打枪的猴子装弹药的间隙射箭,这也叫作“掩护”。
  两路土匪在树林中会合后,丁二魔令土匪们仔细搜索。土匪们猫着腰端着枪,在林中缓缓前行。尽管他们人多势众,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们知道龙飞儿和狗剩子手中有枪,谁也不想丧生在对方的枪口下。
  土匪们渐渐进入龙飞儿设的包围圈。龙飞儿躲在草丛中,猴子们躲在大树上茂密的枝叶中。见土匪们都已进入包围圈,龙飞儿对准土匪“叭!”地打了一枪。接着,猴子们瞄准众土匪,“叭!叭!叭!”枪声大作,中了弹的土匪纷纷倒地。
  丁二魔和众土匪大吃一惊,他们搞不清龙飞儿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原本想龙飞儿只有几个人,如今怎么这么多杆枪在响呢?
  众土匪趴在草丛中或是躲在树后,没人敢再前进一步。丁二魔仔细观察,发现了树上打枪的猴子。他揉揉眼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但他再定睛看时,确实发现正在娴熟地打枪的就是猴子!丁二魔脱口嘟囔道:“邪了门了,从未见过猴子还会打枪!”接着,他歇斯底里地喊道:“打树上的猴子!打树上的猴子!”
  然而,想击中树上的猴子谈何容易!它们灵巧地穿梭于树上的枝杈间、树与树之间。土匪们刚瞄准,还没来得及开枪,猴子已逃离他们的视线。
  应该说,绝大多数猴子都表现得英勇无畏。但其中有几只猴子或许被土匪的阵势吓怕了,惊慌失措地背着枪攀着树枝往后跑。猴王发现这几只临阵退缩的“逃猴”后,尖叫着追过去,对准领头逃跑的猴子就是一枪,被击中的猴子惨叫着掉到地上。其它逃跑的猴子被震慑住了,不得不立即返回来,全力投入战斗。
  一团团铁砂子“叭!叭!”地射向土匪们,一枝枝利箭“嗖!嗖!”地射向土匪们。没用多长时间,土匪们已伤亡过半,有的土匪开始掉头逃跑。
  丁二魔站在树后,大声喊道:“快冲啊!谁要逃跑我就杀了谁!”他这么一喊,土匪们不敢逃跑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
  猴子们用一只爪子抓住藤蔓,表演起空中单爪射击的绝技来。未等土匪们躲藏,团团铁砂子裹着浓浓的火药味喷射到他们身上。更为出色的是,猴王按照龙飞儿的命令,“嗖!嗖!嗖!”只几下便飞奔到丁二魔藏身的大树上,自树上对准丁二魔便是一枪。丁二魔应声倒地,顷刻毙命。
  土匪们见老大已死,纷纷转身逃命。龙飞儿指挥猴子们穿梭于树木间,合力围剿,将土匪们全部击毙。
  这场激烈的战斗,龙飞儿这方可谓战果累累,除了被猴王击毙的那只猴子外,只有几只猴子受伤。而丁二魔一伙全军覆没。
  猴子们欢呼雀跃,脸上荡漾着胜利的微笑。
  龙飞儿给受伤的猴子取出铁砂粒,包扎好伤口,短暂休息了一会儿便撤离了战场。
  龙飞儿率领猴子和黑大憨同狗剩子一家一道返回村里。看到这支特殊的队伍,尤其看到肩上斜挎着枪的猴子们,村里的人们远远地好奇地议论着。待龙飞儿和他们说明南山之战后,纷纷啧舌称奇。
  龙飞儿将缴获的近二百杆枪和弹药分给了村里的人,以备日后再来土匪时进行自卫。他自己留下了一杆枪和一大包弹药。
  临走时,龙飞儿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遗弃在野外的近百名土匪的尸体没顾上处理。他把这件事委托给狗剩子的父亲,请他带几个人去把那些尸体掩埋掉,免得抛尸荒野,糟践了好端端的山林。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九)
·下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七)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1091047405B159AE411213EGK59C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