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七)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七)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泽彦

  第十三章 巧灭巨蟒
  
  龙飞儿率领乞丐和动物们走出丛林。一路上,他沉默不语,心中一直牵挂着雪狐。乞丐们也知道帮主的心情不好,因此也都默默地跟在龙飞儿后面,谁也不说话。
  按照龙飞儿原先的计划,下一步该同乞丐和动物们分手了。傍晚时分,龙飞儿领着队伍在一片草地上停了下来。他安排乞丐们挖了些野菜,准备这顿最后的告别晚餐。乞丐们并不清楚龙飞儿的打算,因而如往常一样各自干着份内的事。动物们去捕捉了很多小动物,使得这顿晚餐看上去很丰盛。
  吃饭的时候,龙飞儿让乞丐们把随身携带的酒全都拿出来,让大家开怀畅饮。动物们在一旁独自吃着捕捉到的小动物。龙飞儿和乞丐们围成一个圆圈,中间是一堆篝火。
  龙飞儿举起一个酒葫芦,仔细环视着乞丐们,然后凝重地说:“今夜咱们都喝点酒。和大家相处的这段日子,是我长这么大最开心的日子。咱这个群体中的每一个人,尽管贫困潦倒,靠要饭糊口,但都是朴实善良之辈。这就对了,咱是穷,但咱们的志气永远不要穷。现在大家身上都有财宝,望大家不要奢侈浪费。我前几天说过,你们可用这些财宝置办些家产,过上安稳的日子。今晚这顿饭,是我和大家的告别晚餐。明日,咱们就各奔东西,请大家好好保重!”
  说完,龙飞儿“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酒。
  众乞丐一听龙飞儿的话,纷纷跪在了地上。草上飞说:“帮主,弟兄们盼望成立丐帮,由您领着大伙打天下。您怎么就是不听,就是想扔下弟兄们不管呢?”
  龙飞儿扶起乞丐们,说:“请大家不要再提这件事。我说过我有难言的苦衷。你们要想自己成立丐帮我也不管,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在江湖上做坏事,要老老实实地过日子。”
  乞丐们见龙飞儿去意已决,纷纷感到惋惜和眷恋。好长一段时间,谁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喝闷酒。有好多乞丐的酒中掺进了泪水。
  龙飞儿不敢注视乞丐们。他害怕他们那含着泪花乞求他留下的眼神。他担心这数百双眼睛会动摇他离去的决心。他只是喝闷酒,心里涌动着股股酸水。
  夜里,乞丐和动物们相互依偎着,看上去亲密无间。此前的日子,乞丐们还因惧怕动物而同它们离开一段距离。而今夜,他们不顾及那些了,离别之情弥漫了广阔的草地。
  第二天早晨,龙飞儿和乞丐及动物们告别后,独自一人朝西北方向走去。
  
  龙飞儿来到一个小村子。小村子环境优美,北面是一片浩瀚的丛林。村内绿树成荫,小桥流水。龙飞儿一进村口,就见一村妇怀里抱着个孩子,一路哭哭啼啼地往村外走去。龙飞儿见状,上前施礼问道:“这位婶婶,不知为什么事啼哭?”
  村妇停下来,抹一把眼泪,仔细打量了一下龙飞儿,说:“俺家孩子病得厉害,连村里的秦郎中都没办法,俺只好到邻村去另找郎中了。不知孩子能不能保得住小命啊!”
  龙飞儿一听,说:“婶婶若信得过我,让我瞧瞧如何?”
  村妇半信半疑地看了看龙飞儿,说:“公子懂得医病?”
  龙飞儿说:“只是略知一二。”
  村妇迫不及待地用哀求的眼光望着龙飞儿:“公子,劳驾您救救这孩子!”
  龙飞儿为病儿号了号脉,诊断出患的是伤寒,便从随身带的小药盒中取出治伤寒的药,给病儿服了下去。
  村妇领着龙飞儿回到家中,热情地沏茶做饭。半个时辰过后,病儿的高烧退了下来,把村妇乐得合不拢嘴,连连说:“孩子有救了。谢谢公子!”
  村子太小了,有什么消息比风传得还快。没用多长时间,村里的人们都知道来了一位小郎中,且医术高超,连秦郎中治不了的难病都可诊治。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秦郎中耳中。他急匆匆地赶到那个村妇家中,见到龙飞儿之后,发现面前的郎中不过是个少年,先是吃了一惊,接着热情地与龙飞儿寒喧了一通。最后,执意要龙飞儿去他家住,说是要拜龙飞儿为师。
  秦郎中五十多岁,留着长长的胡子,看上去面慈心善。龙飞儿拗不过秦郎中的盛情,只好给村妇留下药,跟着秦郎中来到他家里。
  秦郎中孤身一人住在离村子约一里地的地方。平时,他除了看病,大多数时间是到丛林中采集草药。
  龙飞儿的到来,给秦郎中增添了很多快乐。茶余饭后,两人就切磋医术,彼此感觉很投机。龙飞儿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药方告诉了秦郎中,更使秦郎中感激不尽。
  平时,龙飞儿随着秦郎中诊病,或是到丛林中采药。而闲暇之时,他同村里的少年处成了好朋友,没事就到村里去玩。这段时间,是龙飞儿最无忧无虑的时光。正是这段时光,使龙飞儿又回到了天真活泼的童年时代。
  比如说捕蝉吧,这件有趣的事是龙飞儿从未做过的。
  村里的树上有许许多多的蝉。一到夏季,蝉声四起,那“知了——”“知了——”的蝉鸣声格外悦耳,仿佛一首悠扬的合奏曲。蝉的背部两侧长有两个薄薄的蝉翼,会飞。雄蝉的腹部两侧各有一个发声器,而雌蝉没有。
  捕蝉的方式有好几种。第一种是爬上树用手捕捉。慢慢地爬上树,屏息静气,渐渐靠近蝉。有时蝉发觉后会迅速飞走。但也有时,那鸣叫着的雄蝉见有人来,会莫名其妙地倒退着靠近人。此时突然出手,往往能捕到。第二种方法是用蜘蛛网粘。将竹竿上方的顶端劈成两半,用一根小棍支住两端,形成一个倒三角形。缠满蜘蛛网后,可对准蝉去粘。不过有时蜘蛛网不够厚不够粘的话,即使粘到蝉也会被它扑楞着翅膀逃脱。第三种是套蝉。在一根竹竿的顶端系上一根牛尾或马尾的长毛,打一个活扣,在树下用那扣去套蝉的头或翅膀。有趣的是,用扣去轻微碰到蝉的头或翅膀,蝉往往会用前爪扒拉扣,自己将扣套在脑袋上,或是主动分开翅膀让扣套进去。每当这时,树下的人只要轻轻一拽竹竿,那蝉就扑楞着翅膀被套住了。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在夜里捕蝉了。在树下点一堆篝火,然后用脚猛踹树干,树上的蝉便会朝树下的篝火飞。人只要在树下捡就行了。
  蝉可以食用。放在火中烧熟,味道香脆可口。但最可口的当属蝉蛹,也就是幼年的蝉。雌蝉将卵产在枯枝上,到了第二年夏季,蝉卵孵化成幼虫,从树上落到地面,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然后用前爪挖掘土穴。幼虫身上有一层很粘很粘的液体,挖土的时候它先将这种液体淋在泥土里,使干硬的泥土变成稀软的泥浆。接着它便往下钻洞,一直钻出一条深50厘米左右、光滑坚实的竖直的隧道。从此它就住在隧道里面,隐居起来,与世隔绝。经过四五年的漫长岁月,它才能钻出地面,变成会振翅飞翔的蝉。蝉的幼虫周身全是肉,未长翅膀,烧熟了吃,味道极其鲜美。
  龙飞儿在小伙伴的指点下,不仅学会了各种捕蝉的方法,还吃了不少蝉。
  
  这一日,龙飞儿又随着秦郎中去丛林中采药。他俩各背着一个背篓,带着镰刀和挖草药用的铁铲。丛林中荆棘丛生,各种藤蔓缠绕在树间。他俩只能寻找缝隙钻来钻去,或是用镰刀砍着密集的荆棘开路而行。地上如铺了厚厚的一层棉被,踩上去极为松软——那是多年沉积的落叶和枯萎的草木腐烂后形成的厚厚的一层腐质土。
  秦郎中在前面开路,龙飞儿紧随其后。他俩边走边寻觅草药。丛林中的草药品种繁多,有许多种龙飞儿并不熟悉。于是,秦郎中每挖出不同种类的草药,都要向龙飞儿耐心讲解这些草药的生长特性、药用价值等,使龙飞儿又学到了许多中草药知识。
  两人渐渐走到密林深处。越往里走,感觉越郁闷,庞大而茂密的树冠将天空遮得严严实实的,林中的腥甜气味也越来越浓。秦郎中反复叮嘱龙飞儿时刻提防丛林中蛇之类的动物。他自己行走过程中也是时刻小心地注视着周围。丛林中蛇类动物极多,刚开始进入丛林的时候,龙飞儿曾吓得寸步难行,惊恐万状。但进入丛林几次后,龙飞儿也就不太害怕了。秦郎中告诉他,蛇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向人发起攻击,但防备之心必须有。否则,一旦被毒蛇咬了,顷刻间即可丧命。
  秦郎中在草丛中发现了几株极为稀有的草药。他蹲下身来,小心翼翼地挖出来,然后手拿草药,认真细致地给龙飞儿讲解。龙飞儿盯着草药的叶片、茎、根,认真地记忆。
  突然,秦郎中手中的草药掉到了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龙飞儿头顶的上方,脸色苍白,嘴巴大张着。
  龙飞儿吃了一惊,以为秦郎中突然得病了。于是,他小声问:“秦大爷,您怎么啦?”一连问了三遍,秦郎中就是不动,如同一座雕塑。龙飞儿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胳膊,秦郎中这才醒过神来。他努力地镇静了一下,小声对龙飞儿说:“别动……你的头顶……”
  龙飞儿从秦郎中惊恐的表情中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尤其秦郎中吞吞吐吐说出的“你的头顶”,更让龙飞儿头皮发炸。他缓缓地、缓缓地抬起头,看到距他约三四米高的空中,一条巨大的蟒蛇的头正对着他的头缓缓地下伸,舌头一吐一吐的。巨蟒水桶般粗,长约十几米,尾巴紧紧缠绕在树干上。
  若不是秦郎中告诫龙飞儿别动,他肯定会惊叫着昏死过去。他感到头发都立了起来,周身的血液如洪流般在体内飞速流淌,豆大的汗珠“叭嗒叭嗒”地落下来。
  经验丰富的秦郎中非常清楚,此时逃跑已是不可能的,动一下都会被巨蟒吞噬。他右手握紧镰刀把,小声对龙飞儿说:“别怕,我站起来的时候,你马上打着滚闪到一边去。”
  龙飞儿稀里糊涂地点着头。他不明白秦郎中到底想干什么。
  巨蟒在缓缓地向树下伸着脑袋。
  秦郎中悄悄地给龙飞儿使了个眼神,然后举起镰刀迅速地站起来。与此同时,龙飞儿打着滚闪到了一边。
  巨蟒张开大口奔秦郎中而来。秦郎中举着镰刀,迎着巨蟒的头砍去。然而,狡猾的巨蟒灵巧自如地躲过了秦郎中手里的镰刀。待秦郎中再一次准备举起镰刀时,左臂膀处已被巨蟒的血盆大口紧紧咬住,并被巨蟒一用力,吊在了半空中。
  蟒蛇的脑袋和嘴巴并不大,但它的下颌骨与头骨的关节联接非常松驰,下颌的左右两半由韧带相连,不像别的动物那样紧密,因而是能扩展的,使得它的嘴能张开130度,可以吞掉山羊、牛犊等比较大的动物,吃饱一顿可以几天甚至数十天不再吃东西。它慢慢地消化胃内的食物,一点一点地吸收,不会出现消化不良的毛病。这是蛇类动物的一种超常本领。
  刚才秦郎中幸亏只被巨蟒咬住臂膀,要是被咬住脑袋,那就会必死无疑。
  秦郎中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打破了丛林的宁静。他右手中的镰刀掉在了地上。巨蟒的头颅抖动着,殷红的鲜血顺着秦郎中的身体淌下。秦郎中的右手无助地扒拉着,双腿痛苦地蹬着。
  龙飞儿来不及多想,抓起地上的镰刀就往大蟒蛇盘绕的树干上爬。秦郎中看见后,大声喊道:“你赶快跑!别管我!别管我!”
  龙飞儿爬到巨蟒尾巴的盘绕处,挥动着镰刀狠狠地向蟒尾砍去!蟒的周身布满厚厚的鳞片,刚开始的几镰刀并未砍到巨蟒的肉。待龙飞儿反复地砍杀,巨蟒的尾巴终于被砍得流血了。
  正常情况下,蟒蛇捕猎时,会先咬住猎物,再用它那巨大的身躯缠住猎物,不断地用力,直到把猎物勒死,最后不紧不慢地吞下去。而今天这条巨蟒却被龙飞儿的砍杀搅得乱了方寸,来不及用正常的招法缠勒秦郎中。
  凶猛的巨蟒被剧烈的疼痛袭扰着。它用尽全身气力,猛地甩动着脑袋,将秦郎中的左胳膊折断,盘绕在树干上的尾巴因疼痛而抖动着松开了,之后,蜿蜒开庞大的身体,“刷刷刷”地消失在丛林中。
  龙飞儿的举动十分危险。若巨蟒的嘴松开秦郎中,反过来扑向他,那他必会被巨蟒整个吞进肚子里。这也正是秦郎中不让他爬上树的原因。
  失去一条胳膊的秦郎中掉到地上后,昏死过去。龙飞儿跳下树,扑向秦郎中。他从随身带着的药盒中找出止血的药迅速敷上,又脱下上衣将伤处包好。接着,他开始掐秦郎中的人中。
  过了一会儿,秦郎中终于苏醒过来。钻心的疼痛依然使他呻吟不止。好在龙飞儿敷的药不仅止血而且还止痛,因而秦郎中的疼痛渐渐有所缓解。
  龙飞儿扶起秦郎中,缓缓地往丛林外走去。他曾试图背着秦郎中,结果一试,他被秦郎中压得趴在地上。
  回到家里,龙飞儿重新为秦郎中处理了伤口。村里的乡亲们听说后,三人一帮两人一伙地来探望秦郎中。得知事情的经过后,人人都吓得心惊胆颤,也都为秦郎中痛失左胳膊而感到惋惜、伤悲。
  从此以后,村里人再也不敢到丛林中去了。这使村里人很苦恼,因为那茂密的丛林可以说是一个“聚宝盆”,里面草药、野菜、野果等应有尽有。而今,没人再敢进去,村民的生活便受到很大影响。
  龙飞儿仔细照料着秦郎中,除了为他精心换药,还要想方设法为他做些可口的饭菜。龙飞儿心里清楚,秦郎中是为了救他才失去一条胳膊的,因而,龙飞儿照料起秦郎中来也就格外细致周到。
  如此过了十余日,秦郎中的伤处已痊愈。秦郎中尽管也为失去胳膊感到伤心,但仔细想想,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因为他毕竟没有被巨蟒吞噬掉,这算是捡了一条命。
  一日,龙飞儿发现家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事情是这样的:秦郎中养了一百余只鸡,平日里白天放到野外去觅食,夜里圈在西屋。而鸡下蛋时的窝设在院内的一个小棚中。每到春夏季节,这群鸡每天可下近百个鸡蛋。按惯例,每日傍晚时分,秦郎中会将鸡蛋捡到家中。而他被巨蟒咬伤后的这段日子,龙飞儿的精力都集中在伺候秦郎中这件事上,因而时常忘了在傍晚去捡鸡蛋。第二天早晨想起来再去捡时,鸡蛋依旧在窝里。昨晚他又忘了去捡鸡蛋,而今天早晨去窝里一看,窝里竟连一个鸡蛋也没有了。
  龙飞儿和秦郎中一说,秦郎中也感到很费解:“不能啊,咱这地方的人都朴实善良,小偷小摸的事从未有过……即便是黄鼠狼来偷鸡蛋,也不至于吃那么多啊……”
  夜里,龙飞儿服侍秦郎中睡下后,悄悄地来到院子里。今天他故意未捡鸡蛋,他想独自侦察一下,到底是谁在干这偷蛋的勾当。
  龙飞儿爬到院子西南角的一棵粗大的树上。夏季浓密的树叶将他遮得严严实实。
  月光静静地泻在地上。夏夜的微风习习吹来,令人神清气爽。
  龙飞儿坐在枝杈上,密切地注视着院外。
  夜半时分,丛林边缘出现了一个离奇的景象:姣洁的月光下,有一条小溪缓缓地流淌出来,在月光的映射下,无数片银片样的东西闪烁着。这条小溪蜿蜒流淌着,远远看去神奇而美丽。龙飞儿掐掐自己的腮帮子,怀疑是在梦中看到的仙境。那条小溪就这样缓缓地流淌着,径直奔秦郎中的家而来。
  龙飞儿看得目瞪口呆。等到那条小溪流到院墙外,龙飞儿这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小溪,而是一条如丛林中咬伤秦郎中的一般大小的巨蟒!
  龙飞儿刹那间惊恐起来,双手紧紧抱住树干。前些日子丛林中那个恐怖的场面再一次浮现在他的面前。他瞪大眼睛,密切注视着巨蟒的举动。他屏住呼吸,不敢弄出一点响动。他很清楚,如果惊动巨蟒,那肯定就会命丧蟒口。
  巨蟒来到院墙外,警惕地晃动着头颅四下里看了看,然后,用头轻轻一碰,从来都不上闩的柴门很轻易地就被打开了。
  巨蟒进入院子,轻车熟路般直奔鸡窝而去。尽管它的身体庞大,但蜿蜒着爬行时,竟一点声响也没有。
  龙飞儿不敢断定这条巨蟒是否是咬断秦郎中胳膊的那一条。
  巨蟒来到鸡窝旁,仔细观察了一下——龙飞儿知道蛇类主要靠感知热量寻找猎物,眼睛并不太好使,因此他不知它的观察有何意义——然后张开大嘴,用舌头将鸡蛋一个个地卷进嘴里。
  吃完鸡蛋,巨蟒掉转身,心满意足地蜿蜒着爬出院子,回到丛林中。
  龙飞儿匆匆忙忙爬下树,回到屋里,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快天亮时才迷糊了一会儿。
  龙飞儿把昨夜看到的事告诉秦郎中后,秦郎中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手里端着饭碗,口张开着,老半天没动,样子有点类似于在丛林中看到巨蟒时。缓过神来之后,这才吞吞吐吐地说:“这怎么办呢……这怎么办呢……那蟒要是进屋来……怎么办呢……”
  龙飞儿安慰道:“秦大爷,您别怕,我已想出了个好办法。”
  秦郎中眼睛一亮:“什么办法?快点告诉我!”
  龙飞儿趴在秦郎中耳边嘀咕了一番。
  秦郎中还有些疑虑:“能行吗?那巨蟒要是不吃怎么办?”
  龙飞儿信心十足:“放心吧,您就等着看好戏吧!”
  按照秦郎中的建议,龙飞儿找到了村里的族长。
  族长听说龙飞儿要用计灭蟒,非常高兴,立即安排人找了十几个石匠,带上工具和龙飞儿一同来到村里的采石场。
  按照龙飞儿的要求,石匠们精心雕琢了一百个石头鸡蛋,形状与大小同真的鸡蛋极为相似。做完后,又一同来到秦郎中家,挨个涂上类似鸡蛋的颜色,晾干后,再将每个石头鸡蛋在装有生鸡蛋汁的盆里蘸一蘸。
  夜里,精选出的几十个壮汉拿着镢头、锄头之类的农具藏在秦郎中家里。石头鸡蛋已被放在鸡窝中。龙飞儿依然爬到那棵树上,躲在枝叶间静静地等待着。
  夜半时分,那条亮丽的小溪准时自丛林中流出。
  如昨夜一样,巨蟒到了鸡窝旁停了下来。它闻到了浓浓的腥甜的鸡蛋味,这让它感到极为兴奋,诱人的食欲令它淌出馋涎。
  巨蟒的舌头卷起鸡蛋,刚要往下吞,它又有些犹豫,或许它感觉出了今晚的鸡蛋与昨晚的鸡蛋重量不太一样。今晚的怎么这么重呢?它又将鸡蛋吐出来,掉转头往回返。
  龙飞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没想到这条巨蟒如此狡猾!
  巨蟒缓缓地往院门口爬去。眼看就要出院子了,巨蟒停下来,仿佛默默地思索着。
  龙飞儿实在弄不明白,眼前这条吃人不眨眼的恶魔,为什么总是那么爱思索,仿佛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思想家!
  巨蟒摇摆着头颅思索了一会儿后,又掉转头返回鸡窝旁。这一次,它没怎么犹豫,而是贪婪地将一个个石头鸡蛋卷进肚子里。
  按理说,巨蟒吃完了,也就该走了。但是,这次想走可就不太容易了。当巨蟒咂着舌头准备返回丛林的时候,它开始感到了腹部的沉重和隐隐作痛。它有些吃力地调转庞大的躯体。它不明白原本灵活自如的腹部,今晚为什么坠得如此艰难和隐痛。于是,它用足力气,试图赶快离开这陌生的地方。但它越用力,腹部就越疼痛。它几乎是挣扎着拼足全身力气才挪到院子中央,而且,它的腹部已经如千刀万剐般疼痛难忍了。
  巨蟒不会明白,一百个石头鸡蛋在它挪动身体的过程中,碰撞、碾轧着它的胃,翻滚着拥挤着撑大它的胃,使它的胃正在破碎,正在流淌着鲜血。你以为是真正的鸡蛋,到了你的胃里后就被轧碎,而那营养丰富的蛋汁就会被你庞大的躯体滋润地吸收了吗?
  龙飞儿已没了恐惧。他坐在树杈上异常兴奋地欣赏着这条可怜的家伙。此时的龙飞儿真想蹦起来欢呼!
  巨蟒在本能的驱使下,挣扎着朝门口爬去。它已意识到了死亡的临近,因而就作着垂死的挣扎。当它发现自己已难以爬行时,便张开血盆大口剧烈地喘息着,发出一种阴森可怖的怪异的叫声,如一个垂死的老人发出的沙哑的梦呓。伴随着这叫声,巨蟒的粗状的尾巴开始奋力抽打着周围的一切。院子里的土坯墙在它的奋力抽打下轰然倒塌,鸡窝被抽打得七零八碎。巨蟒庞大的躯体翻滚着,扭曲着。院子里尘土飞扬,柴草飞起。
  屋里的人们惊恐地趴在窗上往外看着,瑟瑟发抖。西屋的鸡扑楞着翅膀,“咯咯咯”地尖叫着。
  龙飞儿紧紧抱住树干,不再敢像刚才那样掉以轻心。有那么一瞬间,巨蟒的尾巴抽到了树干上,令龙飞儿跟随树干剧烈地抖动着,差
  点将树干抽折。
  巨蟒痛苦地翻滚着,渐渐翻滚到院墙外。它腹内的石头鸡蛋已碾轧碎了它的五脏六腑。翻天覆地的挣扎之后,它终于悄无声息地一动不动地蜷缩在地上。
  龙飞儿确信巨蟒已死亡后,这才战战兢兢地爬下树,招呼屋里的人出来。
  壮汉们紧握农具,探头探脑地走出屋,来到巨蟒跟前。尽管它已一动不动,但壮汉们还是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用农具敲敲巨蟒的躯体,确信它已死亡。
  龙飞儿点燃火把,仔细看巨蟒的尾巴,发现上面还有道道刀伤,便证实这条巨蟒就是咬伤秦郎中的那条。龙飞儿自言自语道:“吞了人家一条胳膊,又来偷食人家的鸡蛋,太过分了,真是自取灭亡!”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八)
·下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六)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1091047405B159B96DE0F3332EA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