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9

《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9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拉麦秸这事已经过去,再说说司马远见,以前说过他的事情。因赖亚光栽赃于他,同学们是非不辨,在同学们的谩骂嘲讽当中,转学走了。后来事情水落石出,同学们知道是赖亚光小子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对赖亚光厌恶无比,又同情司马远见,又对自己的不辨真假而愧疚不已。
  司马远见被冤枉的事情已经平反昭雪,很快就被远见知道了。因为司马远见邻村的同学回家时,就告诉了他事实真相,同时告诉他同学们都很憎恨赖亚光,对远见很疚愧。远见听了失声痛哭。最后说:“人言可畏,加上我拙言笨腮,不会调嘴学舌,我当时很无助;你不知道被别人误认为是贼又连夜谩骂的滋味呀?真是死的心就有啊!”司马远见痛哭不止,同学劝解安慰他,他才平静下来,并决定回红崖学校看看。
  这天司马远见所在的学校因为学校有事放了一天假,远见和一个同学来红崖学校看望同学们和老师,一来叙叙旧情,二来说明当年的事情他是清白的。远见来的时候正是下午自习的时间。远见走到学校门口时,正好遇见邢超,邢超只顾低头走路,没看见远见。远见就是来找同学们叙旧的,注意力比较集中,一眼就看到邢超,就叫了一声。邢超抬头一看是司马远见,寒暄几句,说自己要到街上办点事,失陪了。远见问邢超“崔小泥在教室里没有”,邢超鼻子不是鼻子地说了一声“不知道”,就甩手而去。
  崔小泥的邻桌是小金缀,学习也不怎么用功,是崔小泥刚结识的同学。和崔小泥在一起鬼混的时间不长。小金缀有个绝活——唱大鼓书。小金缀家庭条件也不怎么样,父母也是老实巴脚的农民,没什么大的奢求,那时最吃香的就是大鼓书。
  小金缀的亲戚有个说大鼓书的,父母把小金缀送到亲戚家学习了一年大鼓书。后来,亲戚说,孩子还小,对说书,里边的故事情节理解还不到位,先把学业完成,起码得是个初中毕业,就这样小金缀又回到红崖学校。由于基础差,学习成绩怎么就是上不来。眼看一年又一年的时间慢慢流逝了,学习成绩还是老和尚的帽子——平乎塌。小金缀一心想着去学习大鼓书,更没有了求进步的决心,无论在哪,说唱就唱一段大鼓书。虽说有些学习用功的同学不满意,但大多数同学都喜欢小金缀的大鼓书,况且这些调皮的孩子往往都是拉帮结派,谁敢去招惹他们呢?
  崔小泥和小金缀是邻桌,虽认识不久,但关系不错。自习课上,崔小泥和小金缀在说话,崔小泥问小金缀:“你那时学大鼓书都是学的啥?”“啥都有。像小戏帽了;吕梁英雄传了;韦三苦了;解放济南了,等等。”“有没有古代的故事?”“你说的是不是孟姜女哭长城?”“狗屁!谁问你这个了,小学课本就有。我问你我不知道的?”“噢,问这个?有!”“我给你讲讲宋江和李逵的故事吧?”“好,如果你敢在这唱一段,我给你一本古小说——《水浒传》,是专讲宋江李逵的。”小金缀一听是《水浒传》,高兴得很。因为他在跟师傅学习时,师傅就是给他传授的水泊梁山英雄的故事,可小金缀没见过这本书,今天一听是《水浒传》,忘了一切,真的手击桌面唱了起来。
  远见自己找到老教室,一看崔小泥正在听大鼓书,敲了敲窗户玻璃。崔小泥听到玻璃震动,向外一看是远见,就起身走出教室,和远见去寝室说话去了。当然在崔小泥的招呼下,同学们都到寝室和司马远见说话聊天,同学们都非常高兴,远见更高兴。
  他们畅所欲言,高兴极了。说着说着就到了晚饭的时间,同学们挽留远见到食堂吃饭,在去食堂的路上遇见赖亚光,他们很尴尬地说几句话就离开了。
  饭后,远见临走时把他来学校在门口遇见邢超的事情,向崔小泥说了一遍。远见问崔小泥:“你是不是和邢超发生了矛盾?”崔小泥说:“不可能,上星期邢超还约我去火车站玩,并请我吃了一碗馄饨饺子呢。”
  远见走了,崔小泥百思不得其解,非常纳闷,思考自己怎么得罪邢超了,前天不是还在一起吃饭玩耍吗?非得找邢超问个明白不可。这时,晚自习已开始多时了。崔小泥送走远见,回到教室,也没有了学习的兴趣,自己想,怎么得罪邢超了呢?邢超的话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不行,得问个究竟。崔小泥走到邢超跟前,让邢超出去一趟。邢超和崔小泥走出教室,来到大河岸畔。这晚的月亮灰蒙蒙的,时有浓云遮蔽,崔小泥和刑超走在朦胧的月光中,只有沙颍河湉湉地流水声,连一点风也没有。崔小泥说:
  “邢超,我没有得罪你吧?”
  “我啥时候说你得罪我了?” 邢超反问说。
  “我希望你能和我说实话,让我明白我是怎么死的?”
  “你怎能得罪我呢,有什么证据?”
  月光凄凄地撒满大地,崔小泥和邢超在大河岸畔走来走去,邢超就是不说崔小泥怎么得罪他了。无奈之下,崔小泥就把远见来学校,在学校大门口遇见他,——所说的话原本向邢超叙述了一遍。邢超听完,仰天沉吟一会儿,然后说道:
  “你不是我真正老伙计!你和冷登语比和我好。”
  “为什么?”崔小泥睁大眼睛吃惊地说。
  “为什么?不为什么。前天我俩到火车站玩,我请你吃饭,问你冷登语和谁恋爱了,你不告诉我。说明你和冷登语比我好。”
  崔小泥这才弄明白远见遇见邢超,邢超冷嘲热讽的态度是有意的,是事出有因的。崔小泥诚恳地说:
  “邢超,我和你的感情同冷登语是一样的好,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些,请你相信我!”
  “我没法相信你。到这个时候你还嘴硬。”
  最后,崔小泥向邢超解释了一百遍,邢超死活不信他的解释。这次谈话在不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尽管邢超没能理解崔小泥,但月亮比刚才明亮得多了,也有了阵阵凉风。月光如洗照在大河上,慰抚着万物,大河之水,浪涛震天,在诉说着一路走来的两岸风景。
 


·上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10
·下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8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328175714IAFIF3B2IH3JDJG7DAG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