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11

《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11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红崖学校是当地有名的学府,无论是硬条件还是师资力量,在方圆百里都是数得着的。校园前面是两幢木格教学楼,虽然只两层四个教室,教室内窗明几净,两个学生一个课桌,天花板也油漆明亮。两三幢教学楼被一条宽直的大道隔开,向前通向学校大门,向后一分两路,成“人”字形。两路中间摆满了乒乓球桌案,虽然是黄泥板,但是三合土的,结实得很,是同学们的乐园。两路外边是教师住室兼办公的地方,还有女生宿舍。两条路一直向前走,直穿男生宿舍。男生宿舍是非常雄伟漂亮的“丰”字院,南北相通,东西相连。“丰”字院后面也是老师的住室兼办公的地方。
  校园内杨柳依依,枝条姗姗,还有苍松翠柏,让学校在寒冷的冬季也焕发着勃勃生机。
  老师是当地最有学问最有修养的人,也是勤劳简朴的人。一般老师家都圈养几只鸡,说圈养也没有什么红砖青瓦的设施,就是用尼龙绳结的网围一下而已。鸡常常从网内钻出觅食。老实本分的鸡,呆头呆脑走入男生宿舍院里,引起几个学生的馋虫。其中就有迟木墩,同学们在吃晚饭的时候,一般都在寝室就餐。大家粗茶淡饭,唯有迟木墩几个围在一起,面前放着白膜、稀饭,还有烧鸡。他们吃得津津有味,同学们馋涎欲滴,都光想上前啃个鸡腿。
  对于一个穷学生在寝室吃烧鸡,大家又羡慕又疑惑。好景不长,那天迟木墩又捉得一只鸡,塞在书包里,到街上去用活鸡换烧鸡吃。当时正上晚自习,同学们都在教室用功,迟木墩掂着一个鼓鼓囊囊的书包,大摇大摆从学校大门口走出去。门卫问:“你是哪班的学生?到街上干啥去?和老师请假没有?”迟木墩胆虚,其实门卫问他,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可迟木墩一听,立马扔掉书包向校园跑去,门卫没追赶他。当书包落地,有鸡叫声,再去追赶他,别看迟木墩胖,他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学校对“偷鸡”这场风波,只是假惺惺地各班查查,无果而终,应该是为人师表的园丁对学子的宽容吧!要是在乡下农村,那些老太太、泼妇们,不骂上三天三夜决不罢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骂骂娘出出气也好;虽然被吃进肚里的鸡,不能死而复生,也给死去的鸡报报仇。可是老师们不会在校园内大骂的,要是那样,学校成什么样子了!
  有了这次门卫追赶偷鸡贼未果的风波,学校安静了,老师们养的鸡也高枕无忧了。
  冷登语不是百姓营村人,比崔小泥大一岁,小时候读书非常聪明,在当地被誉为神童。冷登语自小就长得白白胖胖,两大眼,双眼皮,等到青年时期,小伙的那种潇洒帅气,在同龄人中已是鹤立鸡群,是方圆十几里的酷小伙,又加上他的聪明,成绩优良,被当地学府作为“种子选手”重点培养去了。知道的人都说冷家时来运转,养了这样一个好儿子。
  聪明的冷登语,随着年龄渐长反而学习不是很认真了,“种子选手”变成“候补队员”,又被退回原籍继续学习。他自己和他的父母亲都相信他一定能改变学习态度,做一个优秀的学生,好光宗耀祖。
  被退回来的冷登语回到红崖学校,正好插在崔小泥这个班级里,渐渐就熟悉了。父母亲还是那么关心爱护冷登语。因为老家在沙颍河畔,离这所学校也不算远,父亲常常从家里把肉煮熟,浇上蒜汁,用带盖的搪瓷缸送到学校来。冷登语也不是小气吝啬之主,每每都把父亲送来的肉食分给要好的同学吃。说实话,谁都有缺点,冷登语也不例外。冷登语聪明不假,但有时也犯点牛脾气,或者说是青年人的不正性吧,或者是冷登语依仗自己聪明,学习就是不用功,学一阵子,玩一阵子。别看冷登语松松垮垮,开学一个月,学校摸底考试,他考了个第一名。师生都非常重视他,红崖学校又把他当作“种子选手”来培养。
  这天下午,绝大多数同学都回家了,可是冷登语、崔小泥、迟木墩和石小玉没有回家。一个月的紧张复习,难得这天休息,谁不想玩玩呢!那天是暑假开学后的第一个休息天,虽是秋天,阳光还有夏日的火辣,空气中弥漫着热腾腾的氤氲之气。他们吃过午饭,睡了一觉,就结伴走出红崖学校。上哪呢?在这穷乡僻壤,连一幢像样楼房和商场都没有,在大河汊有一片陆地,当地人把它称为“公园”,公园就公园吧,反正在大河两岸姑息是人们认为最美的地方。
  他们生活在这个地方,也去过很多次了,这次不能再去了,故地重游已不觉新鲜,有人提议到火车站看看。
  火车站在学校西南部的旷野处,那时火车站只有拉货的火车,还没有客车。说实话就两条铁轨,盖了几间房子,是大河两岸典型的城乡建筑,这就是火车站。他们几个还没到火车站,冷登语内急,又找不到方便的地方。正好在一个小巷旁,有一个废弃的木料场,空荡荡的,长满了杂草。在木料场的角处有个厕所,厕所很简单,周围用砖一围,留有一个小门,说门又没有实际上的门,只是用青砖垒了一个台阶,约一尺高,都是泥巴口,很容易扒掉。
  常言说,慌不择路,内急也是不择地方的。冷登语慌忙跳入厕所里,几个同学在厕所外等他。冷登语方便完后,却没有手纸,就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扒厕所门口台阶上的砖,突然一只大脚踏在他的右手上。冷登语以为是同学和他开玩笑,说:“别闹了。”就听一个声音缓慢而有力地说:“谁和你闹?”冷登语仰脸一看,不认识,一脸茫然加尴尬,那种窘态让人哭笑不得。这个人又说:“这厕所门口的砖是不是都是你扒的?”这个人是看木料场的,大家都走上前,有的劝解,有的道歉,有的要和木料场管理员动武,管理员看寡不敌众,也就妥协了。
  他们从木料场说说笑笑继续向火车站走去。当时的火车站因为只有货车,管理也不严,也没有围墙。这几位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少年,站在铁轨上,想铁轨起自何处?驶向何方?让理想的翅膀任意飞翔。他们走着说着,顺着铁轨向东方走去。具体走到那个地方他们也不知,有人说,好像已到沙颍河入淮河处了。
  月光明亮,照在中原大地上,也照在他们回来的路上。田野里隐隐约约还有些棉花红薯没有入仓,他们到达学校的时候,晚自习已经结束很长时间了,教室内还稀稀拉拉地坐着一些用功的同学。冷登语等一头扎进教室,投入了学习中。
 


·上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12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328175714IAFIFJ9436GHBB0CCJD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