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北部湾上

北部湾上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刘‍德玺

  椰子树上掉元宝。这好事让黎寨小学的男女同桌撞上了。
  苏东坡的紫檀木椅子失盗了!
  正是坐在这把椅子上,老先生吃着海口乡绅送来的荔枝和蕉叶包的米饭团,写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的名句。奸臣们嫌他活得太自在,让他定居荒僻的儋州。东坡先生在此吃苦受罪、虫叮蚊咬,却传播了中原文化。
  海南人感念先贤的恩德,建苏公祠永远纪念。东坡椅价值百万,人文意义难以估量!
  警方发出布告,重金悬赏提供线索或抓到嫌犯者。消息传来到,付小小对女同桌海花说:“我去苏公祠参观时坐过东坡椅,想沾点先生的灵气,明年考上重点中学。抓住嫌犯,名利双收。”海花将秀美的短发一甩,哈哈大笑:“只怕嫌犯从眼前过,咱也难认出。别做梦发财了,椰子树上怎会掉元宝?”
  然而,事有意外.....
  付小小清早起床,发现收养的坡鹿斑斑不见了。
  坡鹿模样俊美,树枝样的弯弯角高傲地向前翘着。黎胞们将它当吉兽看待。岛上刮台风,小小在大田山捡到斑斑,金黄的皮毛上长着几朵白色的梅花斑,可爱极了。
  路上遇见王校长,他说:“坡鹿是世界级濒危珍稀动物,海南独有。好好养着吧。”
  小小去问阿妈,阿妈说:“你爸收了1000元,将斑斑卖给丁木匠了,老丁嫌木工活累,开旅店当老板了,让你爸几天后去店里打工。你爸穷怕了,一心想挣钱。”小小对妈说:“阿爸下田回来,将钱还掉,我去要回斑斑!”
  小小跑到镇上的海花家,海花爸水伯是渔民,早晨出海了。海花说:“我在街上吃早点时,看见丁老板的“胡子”保镖赶着坡鹿去海边,想把它卖给外商。我骑摩托带你去追回坡鹿。”
  嘟嘟嘟,海花骑上摩托,带着小小往海边跑。海花的白裙子随风飘扬,直往小小的腿上刮,拂得小小腿上痒酥酥的。海花加大油门,车速提高了。小小的身子一歪,搂住海花柔柔的腰肢。刹那间,麻麻的电流涌遍小小全身。这是怎么了?小小感到诧异,他长这么大还没同女生如此贴近过呢。又是这么个聪明健美的渔家少女。海花说:“你坐好,马上到海边了。”
  糟糕,胡子保镖已经赶着斑斑登上琼S号渔船了。渔船突突响着,海花指着琼S号渔船说:“它是阿爸开的船。快启航了。”在女同桌面前,小小勇气倍增,纵身一跃,扒着船舷进了后舱。’
  风声呼啸,波涛连天,渔船乘风破浪向前进。远在天际的公海上,一艘外籍大洋船拉响汽笛,招呼琼S号向它靠拢。只要斑斑上了大洋船,便一去不复返了!小小不敢多想,叭哒—,象一条大鱼蹦到甲板上,伸出双臂搂住斑斑,说:“坡鹿是我的,我带它回家!”胡子大惊:“哪儿来的小瘪三,敢挡我的财路?”
  坡鹿的药质好,外国富商要吃鹿茸喝鹿血,延年益寿保健康,开了天大的价钱。人家见货付款,花花花绿绿的大钱马上就要飘然入怀了。胡子格外高兴,脸上的络腮胡子快活地跳起舞,对,决不让这小子缠住。他冷冷一笑,伸开蕉扇般的大手,仿佛海鹰抓小鱼,嗵—,将小小扔进海里,眨眼间没影了。?
  “救人呀!”开船的水伯呼喊着,把救生圈投进海里,小小久久没有露头。
  忽然,遥远的海平线上冒出个黑点。随着凶猛的浪涛时起时伏,时时刻刻都会让巨浪吞没。那是小小,水性虽好,却力不从心,禁不住大声呼救:“月月,你在哪里?”
  天蓝蓝水茫茫,唰啦,海豚月月从水下冒出来,将小小驮在身上。小小搂紧月月,象长在它身上一样。月月猛甩后鳍,一个冲浪动作,犁出一道深深的海沟,绿莹莹的海藻林,形色各异的珊瑚,海星、海绵,象菊花一样的海葵……啊,海底世界真美丽!
  呼一声,月月浮上水面。唰啦,小小落水了,吓得一惊一乍:月月太调皮,差点儿吓丢我的魂!
  谢天谢地,救生圈漂到小小身旁了,可他并没急着去抓。水伯忧心忡忡,高声呼喊:“傻孩子,你不要命了?”
  好小小,往前一扑,游了个美妙的蛙泳,抓住缆绳上船了。胡子看得目瞪口呆:这家伙,简直是个小水怪,连海豚都听他的!
  小小挺着黑油油的肚皮立在甲板上嘻嘻地笑:?“胡子,想淹死我,没那么容易。你也下海试试?”胡子是个只会在陆地上逞凶的土狗子,长满黑毛的双腿直打哆嗦。
  这时候,渔船忽地调头了,胡子恶狠狠地责问水伯:“我是付过高价运费的,不想干了?”水伯说:“你说把鹿运到亚龙湾,往三亚动物园送。现在要卖给外商,这是犯法的!?”小小亲切地抚摸几下斑斑,警告胡子:“你走私珍稀动物,要坐牢的!”
  发财梦破灭了,胡子象死去的大鳄鱼,软溜溜地躺在甲板上。突然,他翻翻白眼,死而复活:我可不能坐以待毙,白白就擒。他一个鳄鱼挺身冲到船首,使出浑身牛力挤开水伯,牢牢抓住方向盘。
  碧波荡漾的海平线上,一长串红色的浮标随着浪涛遥遥漂动,那是祖国的领海界标。公海上的大洋船慢慢移动着,放下舷梯,打算接驳哩。胜利在望,胡子开着船,心花怒放,面孔红油油的,活象红烧鱼的大肚皮。
  决不能让渔船冲出国境!小小朝上一蹦,往胡子的后脖颈上又抓又打。忽然,月月浮现在前面,掀风鼓浪,哗哗哗,一道道冲天浪暴雨样地落在船上。胡子淋成了落汤鸡,大惊失色:“海豚也来捣乱了?”
  原来,海豚月月救过水伯的命,海花一家将它当宠物养在海湾里。小小去找海花玩耍,俩人总要下海捕鱼捞虾喂养月月。月月早成他俩的好朋友了,哪个出海,它便暗中追随。
  胡子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意孤行,眼看要驶过界标了。小小心中一阵阵发凉:这可怎么办?斑斑似有察觉,四蹄弹动,将甲板踏得的的响。可爱的坡鹿,它也不愿漂洋过海,让外商宰杀呀!
  突然,渔船停止前进,晃晃悠悠,树叶一样漂在海面上。任凭胡子在那里空转方向盘,仍是狗狗拉磨—狂费力气。“真是白日见鬼了?”他急得大呼小叫。
  小小搂着斑斑,乐得哈哈大笑。原来水伯跑进机舱,来个釜底抽薪,把发动机关住了。
  一阵海风刮来,渔船随风前行,呼呼呼,眼看要冲出国境线了。胡子得意洋洋:‘‘天助我也,哈哈,马上要进公海了!’’小小望一眼愈来愈近的大洋船,心儿扑腾扑腾地跳,将斑斑搂得更紧了。
  危急关头,一艘飘扬着五星红旗的警艇出现在渔船左前方,艇上的电喇叭开始喊话:“琼S号立刻返港,接受检查!立刻返港!”晴空响炸雷,胡子浑身打颤,象泄气的救生圈,扁塌塌地滑落下来。水伯开足马力,琼S号渔船胜利返航。
  咦,爸妈和海花都在码头上等他哩。小小赶着斑斑最先上岸,海花对小小说:“怕你俩斗不过胡子,我报警了。”
  说话间,一部警车闪着红灯开来,警察押着丁老板走下车,王校长也跟来了。胡子恶狠狠指着小小和水伯,对丁老板说:“这俩家伙,害死我了。让咱血本无归!”警察厉声喝止。嘀一声,警车将他和丁老板拉走了。
  王校长指指斑斑对付小小说:“国家在大田山划出坡鹿保护区,斑斑长大了,把它放归山林,好吗?”小小望几眼黛青色的大田山,说:“那里椰林青翠芒果甜,它会返回遥远的山野吗?”
  阿爸在山林里生活过,说:“狗记千,猫记万,豹、鹿会转几座山。”海花推推小小:“你阿爸是经验之谈,不能不听。”
  海花的声音柔美亲切,小小连声答应,在斑斑的屁股上猛拍一掌。嗖—,斑斑似脱缰之马,呦呦叫着奔向大田山。
  王校长兴奋地转了话题:“偷东坡椅的嫌犯找到了。”
  “谁?”几人同问。
  王校长说:海花报警后,警察找老丁问坡鹿的事,发现旅店的电脑里有东坡椅照片。老丁被迫招供: 他将照片电传给境外古董商讨价还价。然后,唆使在苏公祠当保洁工的胡子偷走东坡椅,自己做个木椅顶替,以假乱真。
  东坡椅价格昂贵,老丁用这笔赃款将自家的楼房装修成旅店,同胡子保镖坐分房租。海南成了国际旅游岛,中外游客熙熙攘攘,旅店收入不菲。俩坏蛋欲壑难填,又瞄上坡鹿。
  王校长亲切地拍拍小小,说:“你和海花立大功了,追回坡鹿,‘苏椅案’也侦破了。警官夸我教育有方,黎寨小学美名远扬。警方要重奖你俩,学校保送你们上重点中学。?”
  “哇,椰子树上真的掉元宝啦!?”小小、海花又惊又喜。
  王校长对小小说:“你阿爸不是想打工吗?我向镇上反映你家情况,扶贫办安排他去坡鹿保护区看林护鹿。你探望阿爸时,也好逗斑斑玩呀。”
  小小喜不自禁,拍手高唱:“阿爸打工妈种粮,双案侦破有重赏,坡鹿归山山林美,高唱黎歌奔小康。”
  哗啦,海上溅起一朵雪浪花。那是海豚月月来分享黎胞的欢乐哩。

  作者简介:刘德玺,发表过儿童文学作品,河南作协会员, 出版故事、科幻集《天上掉金子》(2016中国文化出版社)。历险故事获"2013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
  通联地址:郑州市陇海中路81号10_39号
  E-mail :hnzzldx@126.com


·上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
·下一篇文章:猫岛的阿七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7188432B253DIG85KHBI6BBIC2E.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