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小燕子救妈妈》(三)

《小燕子救妈妈》(三)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红玛瑙

  第七章 连环计
   原来,在周三早上,也就是昨天早上,大熊猫院长突然接到一个越洋电话,电话是X国一家医疗器械公司打来的。
   打电话的动物说他们也知道了小燕子豆豆的遭遇,他们想给动物中心医院成本价提供一套先进设备,以便豆豆妈妈的手术效果更好。所以,他们公司想邀请大熊猫院长亲自去X国考察一下设备,飞船票他们已经订好,就在周四早上八点。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大熊猫院长挂上电话后,高兴得在办公室转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华尔兹大圆圈。他原本就体态笨重,加上这几年缺乏锻炼又发福了,一个圆圈转下来,他就感到天旋地转,但是心里美滋滋的。
   大熊猫院长知道,X国提供的这套设备是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激光缝合仪。经过这台仪器缝合的伤口没有任何痕迹,能彻底做到无痕,比起手工缝制的伤口要先进几千倍几万倍。
   以前,由于医院资金匮乏,他从来没敢奢望过他负责的医院能拥有这样一台仪器。医院的医生们也就是听说过有这样一种缝合仪,谁也没有见过这种仪器,谁也没有见过经过这种仪器缝合的伤口到底是啥样子的,包括他自己在内。
   想着自己的医院马上就会拥有这种向往已久的仪器,他一刻也不想耽搁。他简单给山羊副院长交代了一下工作,让山羊放权给北极熊医生,让北极熊医生全权负责豆豆妈妈的手术事宜。
   他肯定地说:“北极熊医生在咱们医院工作以来,成功做过无数次手术,我相信他的业务能力,我不在的时候,豆豆妈妈手术的事情就由他负责。”
   然后,他回家收拾了些随身物品,给妻子准备好了几天的竹子。他的妻子雌熊猫去年上树折竹叶时摔断了两只后腿,一直坐在轮椅上。儿子小熊猫因为妈妈的伤情,一直寄养在外公老熊猫家。
   第二天一大早,大熊猫院长就奔赴机场,坐上飞船去X国了。
   负责接待大熊猫院长的是变色龙。她亲自开着价值两百多万元的跑车,去机场迎接大熊猫院长。
   大熊猫院长是个平民出身,他从没有见过如此豪华的车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变色龙这么漂亮的姑娘。
   变色龙一边开车一边和大熊猫院长聊着他感兴趣的话题。她用最甜美的声音嗲嗲地说:“熊猫院长这次到我国一定多玩几天,等您考察完仪器了,我陪您去看望从您家乡来的两个大熊猫,您一定很牵挂您的亲戚在这里的生活状况。”
   这话真是说到大熊猫院长心坎里了,他这次来X国还真想看看那两个表兄妹。
   说这些话的同时,变色龙一直变换着身体的颜色,全都是亮丽妖艳的颜色。大熊猫院长觉得头晕晕的。
   不一会儿,跑车开到一处空旷、豪华的高尔夫球场。
   变色龙给大熊猫院长打开车门,请他下车。大熊猫院长下车后大吃一惊,“怎么是高尔夫球场?我是来考察仪器设备的,不是来打高尔夫的。”大熊猫院长失望生气地说。
   “熊猫院长您先别急,仪器设备厂在球场的下面,我们总裁已经在那里等您了,您随我来。”变色龙从容地解释道。
   变色龙在前面领路。他们没走几步就看见一扇奇怪的大门,这扇门倾斜度大约四十五度。这样安装大门,大熊猫院长还从未见过。
   变色龙轻轻按动纤指。门开了,面前出现了一个扶梯口。变色龙用右前爪美妙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大熊猫院长踏上了扶梯,变色龙紧随其后。
   扶梯通道光线很暗。不知道过了几十分钟,大熊猫院长已经觉得头晕心口闷。他有些着急地问:“还有多少时间能到?”
   变色龙娇滴滴地说:“马上就到,院长。您是不是不舒服?我来搀着您。”
   说完,变色龙就挽起大熊猫院长的左前腿。一股奇香直沁大熊猫院长的脑门,他更晕了,几乎站立不住。他挣扎着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走。”他把自己的左前腿从变色龙的右前爪里抽出来。
   大熊猫院长是个本分人,这些年不管娱乐业怎样发达,他总是忙两件事情——上班好好工作,下班好好疼爱妻子和孩子。
   好在,终于看见另一扇门了。
   被大熊猫院长拒绝的变色龙并没有任何羞涩尴尬的表情,她抢在前面按下按钮
   门开了,一个巨大无比、金碧辉煌的大厅豁然出现在大熊猫院长眼前。
   大熊猫院长抬眼望去,偌大的客厅正中间坐着一个戴墨镜的“白色动物”。由于距离远,他一下子还看不清是什么动物,只感到对方威严阴森的气场。他一身亮白西装,和他左右站立的几十个统一着黑色西装、大块头的动物形成强烈的对比。
   头顶上天花板富丽堂皇的灯光和地板上强烈刺眼的反光使大熊猫院长有一种站在冰上的感觉。他打了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变色龙又一次上前来温柔地扶住了他,把他搀扶到那个穿白色西服的动物跟前。离近了,大熊猫院长才看仔细,原来是鳄鱼王。
   变色龙恭敬地对鳄鱼王深鞠一躬,谦卑地说道:“总裁!我把大熊猫院长给您带来了。”然后,她回头对大熊猫院长微笑着说:“院长大人!这是我们总裁,您先见过我们总裁,一会儿,我们去看设备。”说完,她低头走到一边,步态轻盈妖娆,好似一阵微风飘过。
   大熊猫院长此时此刻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身处幻境,他只觉得两腿疲软无力、两眼不断冒金星,看东西非常模糊。
   鳄鱼王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容自信地走到大熊猫院长跟前,绅士地伸出右前爪,微笑着和大熊猫院长握爪。他的笑容很复杂、爪心冰凉。大熊猫院长刚一触碰到他的爪子就好像被电击了一样,他哆嗦着收回了自己的右前爪。
   “您好!大熊猫院长!您旅途辛苦,先入座休息片刻,喝杯茶,稍后,我们就去看仪器设备。如果变色龙小姐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您海涵。”鳄鱼王微笑着说。
   “我知道大熊猫先生祖籍四川,我已经为您泡好了上等明前竹叶青茶,但愿您喜欢。我也听说您向来视工作为生命,我不会让您在这里耽搁很久的。等喝完茶,我就亲自陪同您去查看仪器设备。”
   “好,好,我喝完茶,咱们就去看设备。”
   其实,大熊猫院长这会儿真不想去看设备了。为什么呢?他心里很不舒服。
   一路上变色龙的诱惑、地下扶梯通道的密不透气和大厅的强光,再加上鳄鱼王爪心的冰凉,这一切都让大熊猫院长厌恶生畏。他真想快快回到动物直辖市,回到医院,回到自己的家。
   可是,他这次就是来考察设备的,就是为了把豆豆妈妈的手术做得更好才来的,怎么能不看设备就回家呢?他是一个非常敬业的院长,他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坚决地提醒他:“必须亲眼看到仪器设备才能离开!”
   他定了定神,喝了几口茶,用两只爪子揉了揉太阳穴,摇了摇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变色龙和鳄鱼王的眼里。变色龙得意地冲着鳄鱼王一笑。鳄鱼王不动声色,装着没有看见。
   “走吧,我们去看设备。”大熊猫院长稍稍休息后就立即提出来。
   “好,我们这就去。”鳄鱼王自信镇静地回应他。
   变色龙在前面领路,鳄鱼王并排走在大熊猫院长的旁边。前面又出现一扇铁门,变色龙按动了按钮,门沉重地打开了。向右拐,又往前走了大约五十米,他们又看见一道铁门,铁门上方标注着:“医疗器械厂”。
   “终于到了,这地方这么大!”大熊猫院长心里感叹道。
   医疗器械厂的大门缓缓地打开,里边是忙碌的生产车间。变色龙带着大熊猫院长和鳄鱼王走进了另一扇大门,大门上方标注着:“成品库房”。
   他们进到库房里面后,变色龙示意随从打开仪器上的罩布。两个随从走过来吃力地拉开又厚又宽的罩布。
   鳄鱼王恭敬地对大熊猫院长说:“院长请过目,让工人给您通上电,您仔细看看。”说完,他站到一边,示意通电。
   电源接通了,所有指示灯亮了。
   “天啊!这么多的指示灯!这么气派的外形!连油漆都铮亮得晃眼!”大熊猫院长立刻被震撼了,他在心里感叹着。
   他伸出做了半辈子手术的爪子抚摸着仪器,眼睛里放出惊异的光。可是,他的嘴里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他表面沉着冷静,心里却汹涌澎湃。
   鳄鱼王见大熊猫院长看得投入,就低声问他:“您要么现在就试试?”
   “好的,我试试。”大熊猫院长肯定地回答。
   仪器上所有开关按钮都是英文标识,大熊猫院长的英文基础超好,他是留学英国的医学博士,操作英文标识的仪器驾轻就熟。
   他站到仪器边上,打开了开关。他觉得这会儿头也不晕了,精神好多了。
   这时,变色龙貌似不经意地给鳄鱼王点上了一根雪茄。鳄鱼王狠狠地吸了一口,对着大熊猫院长的方向轻轻地一吹。大熊猫院长突然间又晕晕乎乎了。
   他使劲地睁大眼睛,拼命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些。可是,不顶用。他的眼睛突然间看什么东西都带重影,不论他怎么眨巴,还是重影。他抬起右前爪,揉了揉,然后再看,还是不行。
   鳄鱼王看到他揉眼睛,眼睛里掠过一丝满意的笑容。他又恢复了刚才的神态,关切地问大熊猫院长:“院长是不是英文有困难,如果是的话,您千万别客气,我这里有的是精通英文的人才。”
   大熊猫院长一听这话,立即脑门充血。他在心里愤愤地说:“小看我们动物直辖市的医生了!我还用你们翻译?!”
   但是,他表面上气定神闲地摇了摇头,礼貌地说:“不用。”
   大熊猫院长硬是忍着剧烈的头晕眼花,吃力地、草草地试用了一下仪器。
   然后,他冷静地说:“仪器不错,我们要了。”
   “你们打算多少钱卖给我们医院?”大熊猫院长不卑不亢地问。
   “院长先生,这套设备的国际流行价位您是知道的,给你们医院,一口价,三十万。这是看在豆豆小燕子的份上,您看行不行?行了,咱就现场签合同。不行,咱就不再议了。”鳄鱼王“大度仁慈”地说。
   听到这一番话,大熊猫院长心里一惊:“三十万!这套设备在国际上流行价位是五百五十万。”
   但是,他依然不露声色地说:“谢谢鳄鱼王先生的善举,救死扶伤没有国界。”
   合同当场签订。
   这套设备在变色龙收到汇款后就会立即启程,运往动物直辖市中心医院。
   可怜的大熊猫院长,他还蒙在鼓里,鳄鱼王给他上了调虎离山计。
   在他远赴X国考察仪器设备的同时,北极熊医生正单枪匹马地在解剖室检验楼燕的肝脏。
   本来,他想把鸭护士叫上,以防出现意外情况也有个见证人。但是,豆豆的妈妈刚好就在鸭护士要和北极熊医生进解剖室的时候出现了心绞痛的症状。
   豆豆一着急就飞到解剖室的门口,截住了鸭护士。
   听说豆豆的妈妈出现心绞痛,鸭护士为难地对北极熊医生说:“北极熊医生,只能您独自去检验了。您是咱医院德高望重的医生,您就不要有啥顾虑了,我们都信得过您。”说完,她就随豆豆回病房看豆豆的妈妈了。
   北极熊医生稍稍迟疑了一下,无奈地进了解剖室。他熟练地消毒之后,便用手术刀切开楼燕的腹部——他惊呆了!
   在楼燕的腹腔里,紧紧地放着两块金灿灿的金条,旁边是一个与燕子肝脏同样的“肝脏”,上附一张纸条。
   他差一点跌坐到地上。
   最震惊他的不是楼燕腹腔里的东西,而是楼燕的腹腔既然被打开过,怎么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缝合的痕迹?自己刚才切开楼燕腹部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手术过的迹象!这是怎样的手术?!是从楼燕的嘴里或者肛门中塞进去的吗?他立即检查楼燕的嘴巴和肛门——完好无损!
   天啊!这是谁干的?
   北极熊医生没有碰金条,他缓缓地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北极熊医生,听说由于地球变暖,您的母亲在北极没有东西吃,去悬崖上掏鸟蛋摔残废了,您的弟弟妹妹在老家正挨饿呢。这两块金条是给他们买食物的。”
   北极熊医生还是没有碰金条,他拿起那个楼燕“肝脏”,仔细看了看。
   乍一看,和真的一样。但仔细一看,这个“肝脏”的毛细血管比真正的肝脏要少得多,摸上去弹性也没有真的肝脏好。他的眼睛盯着这个所谓的“肝脏”,脑子里不断闪现妈妈在悬崖上掏鸟蛋摔下来的情景、弟弟妹妹整日饿得嗷嗷叫的情景。
   北极熊医生站不住了,他无力地坐在解剖室的一张旧椅子上。
   他是一个要强的北极熊,靠自己勤奋学习考上了动物直辖市医科大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他被留到直辖市中心医院肝胆外科工作。他工作努力,技术一流,全院上下没有不夸他的。
   可是,每个月微薄的工资让他很狼狈。老家不断来信要钱,自己在城里花费又特别高。光空调冰箱每个月就花去了他收入的三分之一。城市里温度高,他习惯了低温,温度一超过零度,他就热得气喘。没办法,他只得经常开着空调降温。
   上班时,他在办公室的时候就开空调,这是大熊猫院长给他特批的待遇。去病房查房时,他就穿着冰马甲。他找裁缝做了一个双层马甲,把在冰箱冻好的冰块装在里面,这样才能对付得过去。
   工作好多年了,他的收入除了自己花的,剩下的全都寄回家了。至今,北极熊医生还没有成家,因为他买不起房子……
   想到这些,北极熊医生的头都要炸裂了。
   他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那两块金条看了看,又看了看那个“肝脏”。他清楚这个“肝脏”如果装在豆豆妈妈的身体内,她顶多活不过一个月,也可能只能活两三个星期。反正她得的是绝症,医学界都知道原位肝移植术是非常复杂的手术,术后出现意外也是经常发生的事。
   他心虚地环顾了一下解剖室,明明知道除了他和那只死楼燕外别无他人。他又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做出了一个改写他人生的决定。
   北极熊医生的决定是什么呢?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小燕子救妈妈》(四)
·下一篇文章:《小燕子救妈妈》(二)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9161117231K57731I152IG2GGFBK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