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6

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6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06——
   
   清宣统即位当天夜里,百姓营村出现这样奇异的事情,人们推测“天下不久要大乱”,后来的世事混乱证实是正确的。
   溥仪小儿不足三岁登基成为几千年来“皇帝”一词最后一个笑柄,也是残余封建社会的终结,更说明清廷大厦摇摇欲坠将倾倒在人们思想革命和社会进步的浪潮里。末年的清朝腐败透顶,小儿坐帝,大臣旁骛,民不聊生,社会衰败弱小,清朝苟延残喘,上不能祭天,下不能拜地,中不能安民,日益衰弱的中国,早被帝国列强垂涎三尺。日本岛国和中国近在咫尺,隔水相望,窥视中国多年,一旦机会来临,随时入侵中国,占领中国,奴役中国人民,有小打小闹不断刺挠撩拨中国人民,到九·一八事变,再到七·七卢沟桥事变对中国全面进攻,礼仪之邦的中国人民忍无可忍,全民抗战,救苦救难,不奋力拼搏就要国破家亡。
   日本铁蹄踏入豫皖交界,由商丘准备攻占皖西北富有“小上海”之誉的界首集,想以此打开进入河南的另一大门,占领沈丘和项城两地,继续西吞,占领中原,然后四面开花,挖掘中华大地,成为己有。当日军行走到张大桥时,遭到抗日军队和当地武装及人民群众的阻击。张大桥阻击战,参战部队很多,加上当地群众,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于浓烈领导的渔农抗日联队也参加这次阻击战,当时的红色少年抗日支队也要参加,得到拒绝后,在后方运粮运草,同时站岗放哨,防止日军偷袭和逃窜。
   张大桥阻击战你死我活地打了一天一夜,红色少年抗日支队也没有睡觉,也在后方积极配合于浓烈。战斗打到结束,鬼子死伤严重,增援部队不断到来,寡不敌众,抗日队伍开始按规定路线撤离。随着枪声不断想起,红色少年抗日支队一直在注视着沙颍河北岸的动静。枪声到了东山脚下,距离瓜园还有一小段路程,红色少年抗日支队的木船就在沙颍河南岸的蒲苇里泊着。
   参谋长石小玉向副支队长迟木墩建议说:“根据这几天的敌情和河北岸的枪声来说,可能是日本鬼子追赶受伤的八路军已经到了东山脚下,张大桥阻击战,我们支队没有到前线去,现在我们应该做点成绩让大人们看看,能力不比他们大人差。”
   “说具体点。”迟木墩说。
   “我们应该先派几个人到北岸看看动静,随时汇报情况,如果我们能为抗日杀几个鬼子该是多光荣的事啊。”石小玉说。
   “我们不能光在后方,应该到前线多杀鬼子兵。”迟木墩说。
   “副支队长说得对,光说我们是红色少年抗日支队,名字起得好听,连个鬼子毛都没见过,怎么能杀死鬼子。我们要对得起这个光荣革命的名字,就得到最危险最前沿的地方,才能有机会杀敌,扬我们的名声,成天天价在后方,啥时候才能立功呀?”吴四宝说。
   大家听了吴四宝的话,都埋怨于浓烈队长不理解他们、看不起他们。石小玉看支队队员义愤填膺,就制止大家不要有怨言,要积极配合大队的工作,不给大队添乱。石小玉的声音不能镇住大家的吵闹声,就让迟木墩随机做出个决定。迟木墩走到河坡的树墩前,站在上面,举首示意安静。大家看到迟木墩不让大家议论,自己有话说,都停止了话语,双目注视前方,想听听副支队长有什么决定。迟木墩说:
   “上阵杀敌是我们的心愿,可是每次上前线于队长都说我们太小,连枪也扛不动,等我们长大了再到前线杀敌不晚。”
   “什么不晚?等我们长大了,鬼子早被大人们杀完完了。”花老跩高声叫道。
   石小玉制止花老跩不要乱插嘴,听副支队长讲话。石小玉话还没有落到地,戴平凡指着花老跩高声骂道:
   “你这小子真混蛋,大人们把鬼子赶回老家去不好吗?非得等我们长大了鬼子还在中国闹腾不走,等我们收拾这帮孬种二球货吗?要知道,等我们长大这段时间里,这帮日本婊子养的杂种不知要祸害多少中国人哩。”
   花老跩还想说话反驳,被石小玉制止住了,傻大个子冷不丁地大喊了一句:
   “我要是捉着一个日本兵,非把他裤裆里的蛋子挤眼角里不可。”
   傻大个子的一句话引起红色少年哄堂大笑,就连副支队长和参谋长也笑得前合后仰。笑过一阵儿,石小玉说继续听副支队长讲话,大家静静地听迟木墩说:
   “大家说得都没错,大人们说得也没有错。大人们考虑我们年龄太小,没有力气和胆量,怕我们牺牲在战场上家人难受悲伤,所以才一直让我们在后方运粮运草,做一些杂务活。这次机会来了,大部队在前线作战还没有回来,我们联系不上,听河北岸枪声稀疏,可能有情况,先派个人到河北岸看看,再决定作战方案。”
   迟木墩话刚讲完,大家都举手要求到北岸去看个究竟。迟木墩派花老跩和戴平凡一起去。石小玉说,两个人不行,势力单薄,有什么情况不好对付,经过考虑又派吴四宝和傻大个子一同到北岸,找崔小腾联系,崔小腾了解的情况比较多,又是支队队长。
   花老跩、戴平凡、吴四宝和傻大个子一同四人渡河到北岸,先把小船隐蔽在蒲苇里,就悄悄地来到瓜园,找到崔小腾和爷爷,问这几天有什么敌情没有?枪声从哪里来?下一步红色少年抗日支队需要做什么工作?于队长有新的指示没有?
   崔小腾说,这一段没有遇见日本兵,只有几个伪军流氓在村里耀武扬威,横行乡里,杀鸡摸狗,混个肚子圆。但从昨天黎明时的枪炮声不断传来,估计有军队作战,根据于浓烈走时的安排,可能是中国军队抵抗日军进攻中原,你们先回沙颍河南岸待命,有什么情况按我们的标记行事。最后爷爷告诉他们,切不可轻易妄动,以免给联队带来麻烦。傻大个子说:“崔爷爷,您怎么也和于队长他们一样,看不起我们的能力,按您的说法,我们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了?”
    “不是这种说法,你还小,身子骨还没有力气,等你再长壮实些,一定会派到前线杀那些残害中国人民的日本赖种的。”爷爷一席话把这几位红色少年逗乐了。
   又是一阵枪声,而且越来越近。爷爷和崔小腾对来北岸的侦查员说:
   “按俺们的既定方案行事。”


·上一篇文章: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7
·下一篇文章:中篇战争儿童小说《颍水流东海 英雄出少年》5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192482556K63JGG1937FJEJE174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