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文言文写作学生作品《自叙》11篇

文言文写作学生作品《自叙》11篇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林子祺等

  1、林子祺《自 叙》
  自 叙
  晋江市玉溪小学6年级2班:林子祺
  指导老师:王自知
  林子祺者,泉州人也,大人贾,萱堂会计,家中平,然则,余性乐观,好交友,礼敬而稍有称焉。值开学,众同学皆贺先生,惟祺不从。先生问以故,祺曰:“待吾以文呈先生裁。”先生以是异祺。
  尝有本家叔问余,曰:“闻尔博学,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然则,经者,为学之基也。可得诵数章乎?于是赋《蓼莪》之五章。”叔然之。
  弈道,从来尚矣。局方象地,列布效天,黑白蕴阴阳,四象既陈,人行之,喻王政也。然则,幼从祖父教,惟象棋耳,虽然,固喜之,对弈靡已。家乐,友之谓善弈者也。闻余多胜,约曰:“可得与吾比乎?使不胜,则知尔艺也。”
  及弈,邻皆围观。约勿语,众皆诺。首局中战,家乐误失一马,欲悔,众人不可。及擒将,家乐不服,求再战。遂让先,窃思诱敌计。故空右路,待其孤军进,而截后掩杀。家乐果中计,复失一马。觑其颡,则汗矣。余复炮保兵深进以诈之,彼果调车马炮图之。余则双车攻其另路也。卒胜。余闻孙子曰:“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固不轻弈。
  及用之于学,观其书,知编者之欲教,察其试,明考者之欲测。预为之备,屡中。众生讶之,咸欲求经,余曰:“此巧计耳,非持儒者不能用,不然,堕危途而不知焉。”众曰:“何得为儒?”余曰:“若班马韩欧可矣,固吾以文奉先生焉。”虽然,如余者鲜焉。祺者,详也,泰而不惧者也。弈虽小道,然常胜于三军之前,是不惧矣,噫,大人祖父之用意,余知之矣。是为叙。辛丑二月十四日
  
  评点:凡自叙之文,提要钩玄,则可以约御博。故削球事,不然,二事具细,于辞则无有轻重而赘矣。若乎述志,忌直言,藉宾加之可矣。另,伏应之法,俾前思启后,后虑思前,层层布阵,而牵丝连线也。另,叙事,不宜穷尽,留之一二,或者一笔带过,则雅洁其辞也。


  2、白晨希《自 叙》
  自 叙
  晋江市育德小学6年级2班:白晨希
  指导老师:王自知
  白晨希者,巴蜀人也。先世居利州,父祖以耕种裁缝为业,值“改革开放”,迁闽南。
  己亥岁,余初度,大人赐以嘉名,其希在晨者,以其清也,净也,日将出也。性娴静少言,不好狎侮,不妄游处。四岁习书,六岁入学,七岁读《三国》《水浒》。崇其忠义事,亦以此自娱。耽算术,必求其勿误,至有先生曰:“天赋异禀,孺子可教。”余所学,人之谓“奥数”者也。诸生多有为此而优选者。尝与“希望杯”竞赛,初赛复赛至于决赛,卒受“金奖”。父母以为值,不徒奉束脩。
  又习六弦之琴——西洋称吉他者也。初,十指磨破,至成茧,方可按指自如,音得其准。邻人见滑快如飞,忽又吟猱含蕴,惊问:“何故如此?”答曰:“日日练耳。”遂适情闲暇焉,偶有合奏表演,奉众人乐。
  若问余之志,余曰:“从张衡、沈括之属,科技强邦,俾不受外辱可矣。”然则,余又念欧文忠公、苏文忠公之道德文章。若苏氏,吾蜀人也。其激于相如渊云,是能重振于千载后。而兹百年,文教不兴,若贤达之文,今鲜见。倘彼有灵,降而问于都人士,又如何对焉?
  今先生授以文,余则思老泉之遇雷太简公、张文定公,使余得为《洪范》之论,今可得槖以售乎?林文忠公则徐苟利国家,死生以之。使余有所择,定志不懈而已矣。辛丑二月十六日

  评点:行文,稍单薄。可征引扩展,使所读为用。


  3、吴吉铭《自 叙》
  自 叙
  晋江市军民小学6年级2班 吴吉铭
  指导老师:王自知
  
  吴吉铭者,泉州人也。戊子年,吉铭生。父常以《史记》太伯事嘱余,曰太伯以天下让,奔荆莽,卒有国,而后吴氏子孙因以绳武。其厚德三千年,史所铭焉。
  以是故,侪伦好动漫、玩具、手游,及嘻戏狎侮,吉铭独不肯,然亦惧时风熏染,乃讽《弟子规》,期能自克。五岁习书,凝神注目,藉贴而知颜欧,若鲁公之忠烈,实于字见也。于是静而能安,不暇旁骛,于所学多能入里,是不欲为走马观花者也。尤好吟咏,所谓舜歌南风,仲尼歌弦者也。
  六岁,父教弈,可半载,与祖父弈,间能胜矣。迄十岁,乃为罗山前茅,时有寻弈者至。夫弈,以争胜诱,是能精勤成术,然耽之,又不逊,而自恃无人焉。《弟子规》云:“兄道友,弟道恭。”语又曰:“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是所诫也。
  虽然,以弈故,习奥数,学多进,盖其多赛,次次欲争先夺魁焉。然于同窗请教,亦不吝。若二元方程消元,余告之曰:“扩其一倍数,以大减小,得一元方程即可。”十二岁,WMO奥赛,斩获金牌。先生贺,余对曰:“小子愚,非先生义方不能。”
  志者,心之所之也。心者,志之所安也。欲穷千里,或小鲁小天下,非陟高不能。树之拔者,独受阳于四方,固粗壮茂盛而为材,若灌丛,谨为柴耳。然则,低迷于林丘,留连于幽谷,又众人焉,敢不警乎?辛丑二月十七日

  评点:叙父祖事,当有可效可重者,则书之,无有,则省之。若弈事,小艺耳,稍叙之,摭其可励学者伸之。屈出委婉含蓄之法,或譬喻,或比类,或藉他人言,或叙古人事。语辞固是流畅,然择取不精,旨意不高,是其弊也。


  4、陈阳鑫《自 叙》
  自 叙
  晋江市华泰实验小学6年级2班 陈阳鑫
  指导老师:王自知
   陈阳鑫者,泉州人也。先世业农桑,事商贾为业,母居家,育子女。曩者,母氏称贤内助,以其相夫教子,为室础也。傥内事不宁,则内外遑,破家败财又踵至焉。父业稍成,盖以此矣。若教,自蒙而迄小学,母氏启之。尝曰:“若父担一家计,洵无暇顾尔学业。兹识字加减,吾尚可。然经史之书,则吾不及焉,必待尔自处,使有难,询师友,问百度可矣。”
  一日读近代史。父见而问曰:“汝可知《辛丑条约》乎?”对曰:“八国联军,如虎若狼,劫吾中华者也。”父曰:“可知崖山乎?”余未能对,父曰:“大宋君臣与民十万取义者也。当彼之时,敌强我弱,然舍生忘死者何其多矣。吾又闻,明之江阴,亦类。今之人念之,犹愤愤于膺,而欲生于当时,以身赴焉。故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也。汝其勉之。”
  自是,余读史,靡局于书本。若正史,若野史,皆得以观。始难于文言,其人事名物,多不晓。及寻藤摸瓜,牵五挂四,渐积而累,至于读白话然。然不数载,即废书不观也,或问所学,能忆者,百不及一。于是惑,何读而不存焉。
  某岁,游某江,见歌者在船在涂,辞熟且众,遂悟。呜呼,技之在人者,以其即用耳,傥以生计而习之,则朝夕为之,焉不熟乎?史之于余也,余弃之而无用也,是自懈而不知焉。徒然乎前之所勤。于是寻古人读史之用,若仲尼史公之为书,若贾生东坡之论人事,洵引徵其教训而欲鉴诸今焉。固务世事而循前迹者也。一日出吾所论奉诸父,父乃曰:“可与尔论史矣。吾陈氏,舜后,自五代,泽衍义门,数百年。恒为各支派崇。尔其发而扬之。”
  兹学业稍进,犹长文史,多父母此类嘱也。而师者,则以考试重。虽然,余得以文史者,又助其力焉,所谓综合基础也。盖思虑接古今,所视者阔,所识者远尔。
  然余未敢稍慢,于古人八岁十龄赋诗属文,何其不及焉!惟临深履薄,惕惕焉耳。辛丑二月十七日


  5、叶子锐《自 叙》
  自 叙
  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叶子锐
  指导老师:王自知
  叶子锐,晋江人也。外祖父仕科委,今告老,时课余学业,间谕其曩时所从事。椿庭戎退而事环保业,好载籍,时以贤人事励余。彼皆好客,每有亲旧至,置酒而款之。
  锐为长子,下一妹。自幼寡言,不喜交友,礼敬具备,矜庄寂寥。父于是授史,若管仲强齐,周勃安刘,诸葛定计之类,母氏授三百千,必讽诵而后可。虽不求甚解,然当时所诵,今多能记,及于所遇事验,多在理。一日鸡鸣,父将出,见余起,即曰:“何人青丝尤长乎?”俄而答曰:“白发三千丈。”又曰:“何瀑最长也?”顷刻答曰:“飞流直下三千尺。” 父遂出。若是对诗,吾亦视父即时而验之也。及余诵诗骚,父虽鲜能对,然训吾攸疑。
  奥数,以西之奥林匹克竞赛故,延之于数学,俾求索者专研。或曰:“今文化复兴,经史将盛,班马韩柳当重,彼赛即来,或此赛不若往之鹜竞也。”余谓不然,闻诸科学家,此科乃理工基础,远若星际探测,飞船往来,近若大数据,分子物理,皆赖以成。兹国以科技相争,得之则各业控上游,失之则为下工。是不能易之焉。惟数有文,其合天地阴阳之道犹切,所谓,术从于道者也。校中年年赛,诸生多与之,其出类拔萃者,洵具术才也。一日赛,众百余。余战惶,惧不能胜出。待入座视纸,察其易,乃放心作答。若题“巍巍古寺在云中,不知寺内多少僧。三百六十四只碗,看看用尽不差争。三人共食一只碗,四人共吃一碗羹。请问先生明算者,算来寺内几多僧?”“六百二十四人也”。又一题“令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雄、兔各几何?”“兔十二,雉二十二也。”既毕,视左右,犹执笔算。翌日,榜下,忝拔头筹。将来业,非必务理工也,然学此术,益精思,沉迷其中,又愈他之耽玩游也。
  《诗》曰:“孰谓河广,一苇杭之。”谨以是自策。使不辱庭训师教,则幸矣。辛丑二月十九日
  评点:行文甚是生动,以切情景之语录故也。记言之体,可观摩左国战策,其细微机巧,可资笔力。凡吾之改润,所删削,或增补,宜多思之。或择材不精,流于通俗,或徵引类同,难注人目,或少生议,未能发挥,或伏应未备,难至紧凑,或合结不严,至于分散。属文如织犹画,皆精密事也。


  6、蔡瀚彬《自 叙》
  自 叙
  晋江市育德小学六年级 蔡瀚彬
  指导老师:王自知
  蔡瀚彬者,泉州人也。祖父以教书为业,村中人或父子,或叔侄,咸受其教。外而归者,或执礼拜,或延之庆贺,悉奉尊位。祖父少受诗书,得循圣人教,颇有古先生风。虽在基层,然不辞其劳,其期于生者,汝当效若兄姐,汝当效若父祖,汝当效本邑某,至于八大家,左氏班马,又时藉授文励焉。自则手不释卷,于诗文则时讽诵之,以至于课堂,可束书而授矣。
  一日,祖父与人饮,某日:“多谢先生教诲。”即舍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祭祖文(文言文写作)两篇
·下一篇文章:文言文写作学生作品-祭祖文12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xzw/217151576KFEI7K825CCF4A5C9I6I.htm